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冷王怪妃 第一百一十一节 一招足矣

2020/01/17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冷王怪妃 第一百一十一节 一招足矣“这我怎么能收。”郑宁儿始终不愿接过雪凡音手中的首饰。“不知你们这儿如何。我家乡有个规矩。女子出

冷王怪妃 第一百一十一节 一招足矣

“这我怎么能收。”郑宁儿始终不愿接过雪凡音手中的首饰。

“不知你们这儿如何。我家乡有个规矩。女子出嫁了娘家或婆家都要给女子置办一身金器。这就当我这娘家人给你置办的。安心收着;还有这枣子、花生、桂圆、莲子送与你们。祝你们早生贵子。”雪凡音将手中的东西塞到了郑宁儿的怀中。冲着她明媚一笑。

“辰言你等我会儿。我与水单渠有话说。”雪凡音转身走到客栈门前为他们送行的三人面前。拉着水单渠到一个角落。也不知与他说了些什么。

与此同时。赵权听着东方辰言要离开的消息。也赶着过來送行。他还有好东西沒有送给东方辰言呢。

“言王爷。祝王爷一路平安。这是下官的一点点心意。还望王爷赏脸收下。”赵权从袖中拿出了一本花名册递到东方辰言手中。悄悄说道:“这心意下官会命人送到言王府。”

东方辰言打开册子一看。差点将册子往赵权脸上摔去。这赵权简直是找死。居然送这些东西。东方辰言一言不发。脸上依旧看不出喜怒。只是在上马车后直接将册子从车上重重丢下。赵权正揣测着东方辰言的意思。却听到前方传來的声音。“赵大人。将这些心思用在一方百姓身上便好。这些个东西本王不需要。你的糊涂账回京后本王会酌情处理。切记善待百姓。否则本王今日可留你脑袋。他日也可灭你满门。”

“你与水单渠说了什么。”马车在路上颠簸着。东方辰言终于问出了闷在心里好一会儿的话。

“终于肯说话了。还以为你要这样憋到皇城呢。”雪凡音调皮地一笑。大有奸计得逞的感觉。“不告诉你。”说完便躺在了东方辰言的怀里。

雪凡音不知道她死活不愿告诉东方辰言的事。东方辰言最终还是从水单渠口中得知了。只是那已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那两张字据是你拿走的吧。”不用猜雪凡音也知道定是东方辰言的杰作。否则谁还有这本事和脑子。

“不是。”东方辰言让雪凡音失望了。这次真不是他动的手。

“真不是你。那是谁在帮我们吗。”雪凡音一下从东方辰言的怀里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难不成这人在这云县还有秘密人物。

雪凡音的想法一下被东方辰言看穿了。东方辰言的大掌将她不安分的小脑袋扣入怀中。“第一剑。”确实不是他做的。但他是主谋。

“你们合谋。快告诉我怎么回事。”雪凡音听闻一直对此事不理不问的第一剑居然参与了。好奇心立刻被激起了。

东方辰言瞥了雪凡音一眼。“你能说好听点吗。”虽然是这么回事。可他做的是好事。雪凡音居然用这种字眼。“既然高运不领你的好意。我就不客气了。第一剑不是江湖高手吗。这些日子白吃白住的。总该出点力。正好让他将那字据毁了。”

“你这也大材小用了吧。何况他是第一剑客。又不是第一神偷。万一失手了呢。”怪不得第一剑这几天怪怪的。说不定就是在气这个。

“这点事都办不好。怎么走江湖。”东方辰言才不管剑客神偷的。反正是吃定第一剑了。这样的人才不用白不用。

第一剑要知道还真想说。“什么叫这么点事。有本事你去试试。”

当时雪凡音与东方辰言说要拿回字据时。东方辰言便盘算好了。第二天便去找了第一剑。

“去高府将那两张字据毁了。”东方辰言也不与第一剑商量。直接给他下了命令。

第一剑哪能这么好说话。“自己去。”听他这意思就是去偷。他堂堂一侠客。怎能做这种事。让人知道了有碍形象。

“你若想让凡音知道你派了这么多人盯着他。本王不介意自己去。”威胁。**裸的威胁啊。花月楼的人确实功夫高墙。藏身之术也是极好的。可东方辰言也不是吃素的。一天两天或许还不会发现。可从柳城一路跟到云县。要是再不发现。他可以回炉重造了。

“卑鄙。”第一剑气得咬牙。让雪凡音知道他那些人事小。那些响当当的杀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的身份也会引起人怀疑。这些才是大事。好吧。只能屈服了。

“给你个建议。你若是怕落了面子。可以让那些人去。本王想。他们该不是无能之辈。”东方辰言在出门的一瞬。背对着的第一剑而言。

听东方辰言这话。第一剑更是气炸了。可让他更气的还在后头。因为第一剑确实让他的人去高府将字据拿出來。结果高运藏得太好。那几人沒一个找到的。第一剑火冒三丈。决定亲自出马。依旧无功而返。当看到东方辰言一副。“就知你不行”的模样。第一剑真想把那几个人赶回去领罚。自己也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更恨不得把高运宰了。

“沒用。”东方辰言看了半天就说了这两字。而第一剑还无力反驳。谁让自己这么些人连这么点事都解决不了。

“你们若找不到。等开堂之日高运定会拿出那字据。到时再将它毁了便是。”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东方辰言马上给了第一剑一个好主意。

“他当堂拿出。难不成我当堂毁了。”这一世英名第一剑还是要的。他还有很多崇拜者的。

“那是你的事。本王只知办不好。你那些人也可滚回去了。”丝毫沒有商量的余地。东方辰言是吃定了第一剑。又怎会与他客气。

“又威胁我。东方辰言。你敢不敢用点别的招。”

“一招足矣。”对于第一剑的气愤。东方辰言丝毫不在意。

开堂那日。高运在來的路上。遇到了几个撞他轿还逼着他下轿的小混混。就是几位杀手扮的。他们与高运接触时并未发现他身上携带了字据。便放过了他。之后那仆人奉命回府取字据时。第一剑亲自出动。跟在他身后。先那仆人进了他目光所及的屋子。藏身于房顶之上。见他拿出了一个匣子。第一剑便料定那字据定在匣子中。想了个调虎离山之计。学着高运的声音将那仆人引出了房中。又飞身而下取出了匣子中的两张契约。又藏身于房梁之上。见仆人未找到自己手中的契约。将整间屋子翻个底朝天后。又到其它地方寻找时。一个潇洒翻身。几个跳转间。便出了高府。又在衙门口。以内功传音。告知东方辰言他已得手方落幕。

第一剑再也不要做这种事了。比杀人还累。他杀人只要告诉对方。我要杀你。然后直接将人解决便是了。何须如此麻烦。躲躲藏藏。还要提心吊胆地担心被人发现。心累。

“辰言。那赵大人送你的东西怎么不收。”在柳城也有好些官员多多少少会送东方辰言一些礼品。东方辰言一般是照单全收的。除非是他有心要治理此人。才会连人带礼品一同拒绝。可听他那番话。他还沒有治理赵权的心思。那又为何如此不给面子。还将礼单从车上扔下。发如此大火。难不成是做给人看的。

“你希望我收。”东方辰言饶有趣味地低头看着躺在他怀里的雪凡音。

“你不是说要给这些跟着你的人一些希望。也要送给皇上一些把柄。好让他安心吗。”这是在柳城时。雪凡音担心东方辰言收礼会被责罚。问他不担心被人参一本时。东方辰言给她的答案。

“凡音啊。你可知道他送的是何物。”东方辰言笑看着已抬头望着他的雪凡音。很是期待她知道那礼物时的表情。

“金银珠宝。还有什么。”在柳城。那些人送的不外乎这些东西。不过这些东西在他们离开柳城时。东方辰言已命人先行送回言王府了。

“金银珠宝倒沒有。有的是十位莺莺燕燕。”说完便一脸坦然地看着雪凡音。似乎是在说别人的事。

“莺莺燕燕……”雪凡音一时还沒反应过來。等慢半拍反应过來时。立马坐了起來。“这该死的东西。竟然想这些主意。”又看着难得笑盈盈的东方辰言道:“东方辰言。你以前究竟有多风流。竟然能让下属打这主意。拒绝了是不是可惜了。老实交待。以前有沒有人打过这主意。你如何做的。”

东方辰言笑得越发灿烂。在雪凡音即将全面爆发的那一刻。才认真地说道:“有你就够了。还要她们做什么。一点不可惜。至于以前嘛……”他故意停顿下來。看着雪凡音盯着他。好似不交待清楚不会罢休的可爱模样。才缓缓出口。“有人送过。不过我沒有收下來路不明的女人的习惯。所以悉数退回。自此后。再未有人敢送人到我身边。这赵权是吃了豹子胆了。”可东方辰言至始至终沒有交待他的风流史。虽然那些丰富都是假的。可说出來。东方辰言确信会把雪凡音惹毛。

...

徐州精神病院怎么样
驻马店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阳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治牛皮癣云南哪家医院好
陕西治疗早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