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回顾同治皇帝大婚的日子

2019/06/20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同治十一年九月十五日(1872年10月16日)是同治皇帝大婚的日子。那时候,同治皇帝十七岁,皇后是十九岁的阿鲁特氏。对于同治大婚,当时外

  同治十一年九月十五日(1872年10月16日)是同治皇帝大婚的日子。那时候,同治皇帝十七岁,皇后是十九岁的阿鲁特氏。

  对于同治大婚,当时外国人极感兴趣,他们甚至将清廷公布的一些礼节译成英文并出版。英国《伦敦画报》特别邀约英国人威廉辛普森作为通讯员,提供费用,派他前往中国,探个究竟。

  身兼考古学家、艺术家及旅行家多重角色的辛普森,果然不负所托,他的现场报道后来发表在《伦敦画报》上。1874年,他在伦敦出版了《迎接太阳:环球旅行》一书,再次详尽记述了目击同治大婚的经过,还配有若干写实性插图。

  庆典前夜

  辛普森于1872年8月5日从伦敦出发,9月下旬抵达北京。他迫不及待地顺着刚刚修整过、洒上新黄土的路面,前往新娘(即皇后)的府邸,看到搭就的架上遍扎彩绸,处处贴着双倍福佑的囍字。

  辛普森和同伴削好铅笔,拿出画本,要给府邸来个速写。那年头北京街道上洋鬼子很少见,极为引人注目,手拿画本的洋鬼子更是稀罕,消息似乎迅速不胫而走,辛普森意外地身陷重围。他描述说:

  北京闲逛的人太多了。这是一条很宽的街道,簇拥着上万人,全都翘首观看我们正在做什么。周围能看到的人很是心满意足,但外面观众越来越多,这些后来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越发Sao动不安,结果互相推搡,离我们近的被推到中间,我们也被挤来挤去。

  ,惊动了清朝官员出面干预,辛普森一行才得以解围。

  大婚迎娶皇后,当然要置办皇后的妆奁即嫁妆。辛普森向好奇的英国读者报告:

  婚礼前约一个星期,每天早晨沿着这条路都有行进的队伍有人解释说它们都是全国各地所进敬奉的礼物,所有物品都送至皇后将要居住的宫中。每天拂晓后,出现了长长的抬运物品的队伍,负责的官员以及士兵等,身着有白点的红色衣服。这些婚礼物品种类繁多,它们都由黄色和红色丝绸扎系,分别代表着皇帝和婚礼。

  每天早晨,成群的北京人都出来看皇帝布置房间的物品,整个路上从头到尾两边都是人。有天早晨,所抬物品特别贵重,因此整个队伍在天亮之前就已行动,没赶上瞧热闹的人未免大失所望。据说,这是为了防止发生抢夺事件。

  来看热闹的人,很多是为了看抬物品的轿夫们的表演:他们训练有素,将轿子抬得极其平稳,将盛水的瓶子置于轿子上,能做到在行进中水一点儿也不洒落。

  辛普森特别记述了15日,也就是大婚的头一天,皇家向新娘阿鲁特氏送金册、金节、金印的场面:

  下午四点左右,抬着皇后凤舆的队伍从皇宫出发,由一位蒙古王爷和数位蒙古大臣带队,身着盛装。这位蒙古王爷,手捧御用朝珠,那是皇帝至高权力的象征,如同皇帝亲往一样神圣,是尊贵的礼节。

  整支队伍的前面,有三十匹配有金黄色鞍鞯的白马,队伍主体则由众多旗帜和各种不同颜色的三重伞盖组成。伞上绣有龙凤图案,高竿之上有圆形、方形和心形的扇子,还有一种红竿子顶端是金瓜。皇帝的三重黄龙伞走在后面,再接着是凤舆黄色丝绸的围帘,金色皇冠状的轿顶装饰着龙和凤,并没有用珍珠和黄金,装饰极其质朴。

  辛普森甚至听到许多人说,如此质朴的场景,还比不过低级官员的婚礼排场呢。辛普森还了解到,凤舆将一直停在皇后府邸前,直到她乘坐离开,这是中国婚礼一个重要部分,即通过公之于众,让婚姻拥有了合法性。当这支队伍返回时,金册、金节、金印会置于皇帝黄龙伞和凤舆之前,骑兵队则走在。

  不速之客

  同治大婚的正日是10月16日,而细心的辛普森得知:更确切地说,钦天监官员选中的是15日到16日间的夜里。这是个月圆之夜。人们说队伍约在15日午夜十二点离开皇后府邸,这样可以在清晨两点之前到达皇宫,过了这个时间将会是不吉利的。

  各国驻北京使馆里,许多人在讨论着如何能看到迎娶皇后。但人们都清楚,这将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因为清廷已照会各国使馆,要求每位公使约束自己的国民,不要在10月15日或16日外出观看结婚队伍。辛普森观察到了一种特别的防范措施:

  沿着整个新铺垫的黄道它有两三英里长我们已注意到,通向这条路的每一个街巷口都设置了障碍。竹子搭就的架子,加上帘子,遮挡住任何观看的可能。经向人打听得知,那些负责此事的人礼部官员就是为了让民众看不到大婚队伍。

  因为有任务在身,辛普森在友人帮助下,由一名中国妇女作为向导,进入婚礼队伍途经的某条胡同转角的一个大烟馆。婚礼队伍将于晚上11点或是稍后从新皇后府邸出发,辛普森一行四人早在晚上9点左右就到达隐蔽的观礼地点。他们将窗户上的薄纸戳破,朝外面看去:

  月圆之夜,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街上树立着为数不多的灯笼,供照明之用。有许多士兵,或说是治安人员因为他们身着同样的衣服分散站立着,只是在那儿站着。所有店铺都关了张,街上显得有些冷清。这让人想起与巴黎公社(1871年)作战时巴黎的街道,当时所有的店铺和窗户都闭着,除了街上的士兵,一个人影都没有。

  天人之际

  人群并没有给街上的卫兵带来太大麻烦,这显示出北京的一般民众特别和善,喜欢成人之美。

  清同治一朝(1862~1874年),慈禧太后、恭亲王奕訢联合执政,在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汉族大臣通力合作下,大乱(太平天国、英法联军入侵)之后求大治,中国的近代化建设初现端倪,国力有所恢复,民心稍稍聚拢,史称同治中兴。

  同治《大婚典礼红档》(现收藏于北京历史档案馆),详细地记录了1872年秋天这次婚典的程序和各种礼节。而与宫廷档案较为程式化的记录相比,洋鬼子辛普森的现场直击,活龙活现地留下了那个年代的国家大典举行时,天子脚下各色人等之众生相:

  这条街上的一名卫兵的所作所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少见的、阐释中国人性格的例子。这人负责街边胡同的隔离警戒。拥挤的人群让他很烦,他大声向人群喊话,命令他们保持安静,因为声嘶力竭,他的嗓音变得嘶哑。,他请求大家不要再折磨他了。这产生了效果,后来人群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麻烦。在我看来,这显示出北京的一般民众特别和善,喜欢成人之美。

  还有另外一番场面:骑马的官员成队地经过,他们看到我们对面街道上的一位士兵正在打瞌睡,十多个官员立刻叫嚷起来,声音震耳欲聋。那个可怜的家伙,可能只是想吸口大烟,却当场遭到殴打。如果这些官员发现了我们,我们将遭受怎样的命运,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以及突然闯进来吸大烟的旗人,打破了我们的安全感。

  但是,当检查街道保卫工作的官员查问站岗的旗人兵丁,是否所有的人都被阻挡不得观看时,辛普森听见士兵们回答说没人敢偷看,躲在屋里的他们忍不住暗地里笑了起来。

  接近半夜十二点,婚礼队伍终于出现了:

  白马、白旗,高大的伞、扇,在暗淡的光中,显得苍白、恐怖,因为层云遮住了月亮,好像它们也听到了任何人不得观看的命令。队伍中断了很长时间,接着大约有两百个灯笼经过,上面都写有汉字的囍。这是婚礼队伍中给人印象深的部分。

  接下来果然是金节、全册、金印,然后就是皇帝的黄盖伞和皇后的凤舆,此刻皇后已经坐在凤舆里面了。

  凤舆旁边有个人手持燃香。有一种解释故意打趣的解释是,这是给皇后点烟的。这显然不可能,因为轿子四周都是封着的,而且皇后也身着新婚礼服,盖头蒙着头呢。实际上,这人是钦天监官员。这柱香刻有尺度,可以显示时间,他正在对行进队伍进行计时,以便可以吉时抵达皇宫,时间当然是事先就计算好的。

  待整个队伍快结束时, 大烟馆的门被负责警戒的旗人卫兵围住了。很明显,他们是要寻求鸦片的慰藉。完成任务后如释重负的辛普森等人喝过茶返回住所,一路上发现:

  北京的街道一片寂静,极少或根本没有人像我们一样外出,来窥视所发生的一切。

  在我们和护卫严密的街道之间就隔着一层纸,这纸中间还有一个洞,想到这儿,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可以听见当班人员所说的每一句话,其中一些人就站在我们鼻子底下。我们小心翼翼地保持平静,仅仅是细声耳语,大气儿不出。

  令不请自来的观礼者惊骇之事发生了,街上一个士兵突然推门走进大烟馆,他的制服甚至碰到了辛普森。但他对眼前的洋人却视而不见。原来,那一天士兵们已值勤了很长的时间,估计他是烟瘾上来,实在憋不住了。辛普森记述道:

  烟馆的人解释说,即便他注意到了我们在这里,也不会告发,因为他进得屋来就是在犯罪,他不会因检举我们而暴露了自己。这种解释完全正确,因为另外的人在那天晚上进进出出,都低着脑袋,似乎是不希望看见别人,或被别人看见。

  同治十一年九月十五日(1872年10月16日)是同治皇帝大婚的日子。那时候,同治皇帝十七岁,皇后是十九岁的阿鲁特氏。

  对于同治大婚,当时外国人极感兴趣,他们甚至将清廷公布的一些礼节译成英文并出版。英国《伦敦画报》特别邀约英国人威廉辛普森作为通讯员,提供费用,派他前往中国,探个究竟。

  身兼考古学家、艺术家及旅行家多重角色的辛普森,果然不负所托,他的现场报道后来发表在《伦敦画报》上。1874年,他在伦敦出版了《迎接太阳:环球旅行》一书,再次详尽记述了目击同治大婚的经过,还配有若干写实性插图。

  庆典前夜

  辛普森于1872年8月5日从伦敦出发,9月下旬抵达北京。他迫不及待地顺着刚刚修整过、洒上新黄土的路面,前往新娘(即皇后)的府邸,看到搭就的架上遍扎彩绸,处处贴着双倍福佑的囍字。

  辛普森和同伴削好铅笔,拿出画本,要给府邸来个速写。那年头北京街道上洋鬼子很少见,极为引人注目,手拿画本的洋鬼子更是稀罕,消息似乎迅速不胫而走,辛普森意外地身陷重围。他描述说:

  北京闲逛的人太多了。这是一条很宽的街道,簇拥着上万人,全都翘首观看我们正在做什么。周围能看到的人很是心满意足,但外面观众越来越多,这些后来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越发Sao动不安,结果互相推搡,离我们近的被推到中间,我们也被挤来挤去。

  ,惊动了清朝官员出面干预,辛普森一行才得以解围。

  大婚迎娶皇后,当然要置办皇后的妆奁即嫁妆。辛普森向好奇的英国读者报告:

  婚礼前约一个星期,每天早晨沿着这条路都有行进的队伍有人解释说它们都是全国各地所进敬奉的礼物,所有物品都送至皇后将要居住的宫中。每天拂晓后,出现了长长的抬运物品的队伍,负责的官员以及士兵等,身着有白点的红色衣服。这些婚礼物品种类繁多,它们都由黄色和红色丝绸扎系,分别代表着皇帝和婚礼。

  每天早晨,成群的北京人都出来看皇帝布置房间的物品,整个路上从头到尾两边都是人。有天早晨,所抬物品特别贵重,因此整个队伍在天亮之前就已行动,没赶上瞧热闹的人未免大失所望。据说,这是为了防止发生抢夺事件。

  来看热闹的人,很多是为了看抬物品的轿夫们的表演:他们训练有素,将轿子抬得极其平稳,将盛水的瓶子置于轿子上,能做到在行进中水一点儿也不洒落。

  辛普森特别记述了15日,也就是大婚的头一天,皇家向新娘阿鲁特氏送金册、金节、金印的场面:

  下午四点左右,抬着皇后凤舆的队伍从皇宫出发,由一位蒙古王爷和数位蒙古大臣带队,身着盛装。这位蒙古王爷,手捧御用朝珠,那是皇帝至高权力的象征,如同皇帝亲往一样神圣,是尊贵的礼节。

  整支队伍的前面,有三十匹配有金黄色鞍鞯的白马,队伍主体则由众多旗帜和各种不同颜色的三重伞盖组成。伞上绣有龙凤图案,高竿之上有圆形、方形和心形的扇子,还有一种红竿子顶端是金瓜。皇帝的三重黄龙伞走在后面,再接着是凤舆黄色丝绸的围帘,金色皇冠状的轿顶装饰着龙和凤,并没有用珍珠和黄金,装饰极其质朴。

  辛普森甚至听到许多人说,如此质朴的场景,还比不过低级官员的婚礼排场呢。辛普森还了解到,凤舆将一直停在皇后府邸前,直到她乘坐离开,这是中国婚礼一个重要部分,即通过公之于众,让婚姻拥有了合法性。当这支队伍返回时,金册、金节、金印会置于皇帝黄龙伞和凤舆之前,骑兵队则走在。

  不速之客

  同治大婚的正日是10月16日,而细心的辛普森得知:更确切地说,钦天监官员选中的是15日到16日间的夜里。这是个月圆之夜。人们说队伍约在15日午夜十二点离开皇后府邸,这样可以在清晨两点之前到达皇宫,过了这个时间将会是不吉利的。

  各国驻北京使馆里,许多人在讨论着如何能看到迎娶皇后。但人们都清楚,这将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因为清廷已照会各国使馆,要求每位公使约束自己的国民,不要在10月15日或16日外出观看结婚队伍。辛普森观察到了一种特别的防范措施:

  沿着整个新铺垫的黄道它有两三英里长我们已注意到,通向这条路的每一个街巷口都设置了障碍。竹子搭就的架子,加上帘子,遮挡住任何观看的可能。经向人打听得知,那些负责此事的人礼部官员就是为了让民众看不到大婚队伍。

  因为有任务在身,辛普森在友人帮助下,由一名中国妇女作为向导,进入婚礼队伍途经的某条胡同转角的一个大烟馆。婚礼队伍将于晚上11点或是稍后从新皇后府邸出发,辛普森一行四人早在晚上9点左右就到达隐蔽的观礼地点。他们将窗户上的薄纸戳破,朝外面看去:

  月圆之夜,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街上树立着为数不多的灯笼,供照明之用。有许多士兵,或说是治安人员因为他们身着同样的衣服分散站立着,只是在那儿站着。所有店铺都关了张,街上显得有些冷清。这让人想起与巴黎公社(1871年)作战时巴黎的街道,当时所有的店铺和窗户都闭着,除了街上的士兵,一个人影都没有。

  天人之际

  人群并没有给街上的卫兵带来太大麻烦,这显示出北京的一般民众特别和善,喜欢成人之美。

  清同治一朝(1862~1874年),慈禧太后、恭亲王奕訢联合执政,在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汉族大臣通力合作下,大乱(太平天国、英法联军入侵)之后求大治,中国的近代化建设初现端倪,国力有所恢复,民心稍稍聚拢,史称同治中兴。

  同治《大婚典礼红档》(现收藏于北京历史档案馆),详细地记录了1872年秋天这次婚典的程序和各种礼节。而与宫廷档案较为程式化的记录相比,洋鬼子辛普森的现场直击,活龙活现地留下了那个年代的国家大典举行时,天子脚下各色人等之众生相:

  这条街上的一名卫兵的所作所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少见的、阐释中国人性格的例子。这人负责街边胡同的隔离警戒。拥挤的人群让他很烦,他大声向人群喊话,命令他们保持安静,因为声嘶力竭,他的嗓音变得嘶哑。,他请求大家不要再折磨他了。这产生了效果,后来人群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麻烦。在我看来,这显示出北京的一般民众特别和善,喜欢成人之美。

  还有另外一番场面:骑马的官员成队地经过,他们看到我们对面街道上的一位士兵正在打瞌睡,十多个官员立刻叫嚷起来,声音震耳欲聋。那个可怜的家伙,可能只是想吸口大烟,却当场遭到殴打。如果这些官员发现了我们,我们将遭受怎样的命运,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以及突然闯进来吸大烟的旗人,打破了我们的安全感。

  但是,当检查街道保卫工作的官员查问站岗的旗人兵丁,是否所有的人都被阻挡不得观看时,辛普森听见士兵们回答说没人敢偷看,躲在屋里的他们忍不住暗地里笑了起来。

  接近半夜十二点,婚礼队伍终于出现了:

  白马、白旗,高大的伞、扇,在暗淡的光中,显得苍白、恐怖,因为层云遮住了月亮,好像它们也听到了任何人不得观看的命令。队伍中断了很长时间,接着大约有两百个灯笼经过,上面都写有汉字的囍。这是婚礼队伍中给人印象深的部分。

  接下来果然是金节、全册、金印,然后就是皇帝的黄盖伞和皇后的凤舆,此刻皇后已经坐在凤舆里面了。

  凤舆旁边有个人手持燃香。有一种解释故意打趣的解释是,这是给皇后点烟的。这显然不可能,因为轿子四周都是封着的,而且皇后也身着新婚礼服,盖头蒙着头呢。实际上,这人是钦天监官员。这柱香刻有尺度,可以显示时间,他正在对行进队伍进行计时,以便可以吉时抵达皇宫,时间当然是事先就计算好的。

  待整个队伍快结束时, 大烟馆的门被负责警戒的旗人卫兵围住了。很明显,他们是要寻求鸦片的慰藉。完成任务后如释重负的辛普森等人喝过茶返回住所,一路上发现:

  北京的街道一片寂静,极少或根本没有人像我们一样外出,来窥视所发生的一切。

  在我们和护卫严密的街道之间就隔着一层纸,这纸中间还有一个洞,想到这儿,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可以听见当班人员所说的每一句话,其中一些人就站在我们鼻子底下。我们小心翼翼地保持平静,仅仅是细声耳语,大气儿不出。

  令不请自来的观礼者惊骇之事发生了,街上一个士兵突然推门走进大烟馆,他的制服甚至碰到了辛普森。但他对眼前的洋人却视而不见。原来,那一天士兵们已值勤了很长的时间,估计他是烟瘾上来,实在憋不住了。辛普森记述道:

  烟馆的人解释说,即便他注意到了我们在这里,也不会告发,因为他进得屋来就是在犯罪,他不会因检举我们而暴露了自己。这种解释完全正确,因为另外的人在那天晚上进进出出,都低着脑袋,似乎是不希望看见别人,或被别人看见。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症状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治疗方法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多久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