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代孕脱逃的韩国女孩携女归来情暖青岛

2018-11-02 11:41:08

代孕“脱逃”的韩国女孩,携女归来情暖青岛

代孕“脱逃”的韩国女孩,携女归来情暖青岛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代孕“脱逃”的韩国女孩,携女归来情暖青岛 代孕“脱逃”的韩国女孩,携女归来情暖青岛 Posted on 2014年12月14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和 1 评论 韩国女孩李芝炫曾为青岛恒通船运公司老板张健、韩素梅夫妇以试管婴儿的方式代孕生了一个女儿。然而,孩子出生前,韩素梅却怀疑老公与之有染。李芝炫一气之下,未等孩子出生便离开了。几年后,张健夫妇在美国读书的儿子意外身亡,一对老人跌入了生命的深渊。夫妇俩挣扎在命运的寒冬时,一名韩国女人带着一个女孩出现在了他们家门口。他们哀绝的心还能得到抚慰吗?2013年冬天,一种别样宽恕,温暖了岛城。代孕起风波,猜忌下代孕妈妈出走2005年五一长假,青岛恒通船运公司韩国员工李芝炫到老板张健家过节。吃过晚饭,韩素梅握着李芝炫的手哭起来:“我儿子打回来,说他已经获得美国绿卡,肯定不回来了!”李芝炫安慰韩素梅:“阿姨,你想儿子就去美国住段日子多好啊。”可韩素梅依旧流泪:“我才不想去国外。芝炫,我和老伴想再生个孩子,但我今年五十三岁了,医生说我卵子质量不错,但是身体不适合生孩子。考虑再三,想请你代生……”李芝炫一下子推开韩素梅站起来:“阿姨,我还没结婚,您怎么能提这要求……”时年25岁的李芝炫本是韩国釜山一家面包连锁店老板的独生女,家境优裕。三年前,她从首尔大学毕业,到北京大学学习了两年汉语。就在毕业回国前夕,她父亲破产,还欠下折合人民币80万元的高利贷。为了躲避高利贷的追杀,父亲已不知所踪。李妈妈早已去世,姑姑怕高利贷者报复到侄女,让她暂时不要回国。父亲生死未卜,李芝炫心急如焚,但她也不敢贸然回国,只得来到青岛,应聘到恒通船运公司做了一名韩语翻译。恒通船运公司是张健、韩素梅夫妇一手创建的。夫妇俩同龄,都是青岛人,他们23岁的儿子,中学时就被送到美国留学。夫妇俩见李芝炫为人乖巧,性情温柔,特别喜欢,尤其是得知李芝炫的遭遇后,更疼惜她,隔三差五就邀她到家里吃饭。李芝炫既感恩又敬重,没想到韩素梅却突然对她提出这种要求,李芝炫震惊了。韩素梅早已料到李芝炫的反应,说:“孩子,别生气,我们不会亏待你。会给你一笔钱,让你替爸爸还债,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这几句话击中了李芝炫,她做梦也想见到父亲,帮他把债还清,父女俩平安过日子。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她把眼泪憋了回去:“阿姨,你让我想想。”那一晚,她彻夜无眠,想着下落不明的父亲,不由悲从中来,放声大哭。那一夜,韩素梅也一夜没合眼。找李芝炫代孕,是丈夫张健提议的。本来通过中介找个国内女孩代孕,要经济划算很多,但张健担心国内代孕不规范,一旦代孕者知道他们的身份,会引起麻烦。而李芝炫是韩国人,回国后,就会一了百了。韩素梅觉得有道理。第二天一大早,韩素梅来到李芝炫的宿舍向她道歉:“对不起,我太自私。你还没谈过恋爱,我怎么能提这种要求呢。”李芝炫见韩素梅很诚恳,态度也缓和下来。韩素敏又话锋一转:“可阿姨真的无人能求,阿姨盼孩子盼疯了。你就帮帮我,也帮帮你自己。”这一番掏心掏肺的说辞,让李芝炫招架不住了。她下定决心:“只要你承诺的都能做到,我就答应你。”韩素梅一听,紧紧拥抱住了李芝炫:“孩子,谢谢你,阿姨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2005年6月,李芝炫在青岛城阳区一家私人医院里,通过手术,植入了张健夫妇早在半年前就通过试管培植好的胚胎。一个月后,胚胎成功着床了。张健夫妇欣喜若狂,他们对外宣称李芝炫暂时回了韩国,偷偷安排她住进了自己在崂山的别墅里,由韩素梅亲自照顾。年过半百将要再做父母,韩素梅夫妇沉浸在狂喜中。尤其是张健,对李芝炫更是由衷感激,并给予的照顾。他有起夜的习惯,有时醒来听见李芝炫房间有动静,就赶紧让老伴起床:“快去看看芝炫,是不是饿了?”“芝炫”是一种很自然的称呼,却让正值更年期的韩素梅格外在意,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次,李芝炫无意中说想喝斑鸠汤,张健马上开车到五莲乡下,买了十几只野生斑鸠,让韩素梅为李芝炫煲汤,还一遍遍叮嘱:“这个斑鸠必须用慢火煨,火一大肉就紧了,汤的营养价值就大打折扣,要在炉子一旁盯着。”韩素梅被叨唠烦了生气地说:“我生儿子时,也没见你对我这么好。”张健笑了起来:“那个时候年轻,拼工作。再说一个年轻姑娘为咱生孩子,咱得对人家好点……”韩素梅打断他的话:“我才是孩子亲妈!”张健笑了:“都是妈,这就是个称谓。”韩素梅越发生气:“你眼里只有小李,就没有我?”张健见妻子纠缠不休,干脆冲进了厨房:“好,你不干我干好吧!你们女人真是麻烦。”可怜那对丧子夫妇,韩国女儿回来了张健对李芝炫超乎寻常的关心,早让韩素梅心里泛起嘀咕,突然,一个念头在她脑子闪过:李芝炫刚来公司,张健就非常器重她,每次开会、出差都带她。而让她代孕正是张健提出的,难道是李芝炫假借代孕之名,怀上了她和张健的孩子?韩素梅越想越觉得可怕,这种猜忌,让她再也按捺不住。一次,韩素梅从外面回来,一开门,就听见张健和李芝炫在卧室里说笑。她一听就火了,大声骂了起来:“张健,你孩子妈在这里呢!你是不是想换换了,还是已经换了?”张健从卧室里冲出来,骂她无聊,还让她去看心理医生。韩素梅的态度,让李芝炫也非常生气。眼看还有两个月孩子就要生了,想不到韩素梅居然这副嘴脸。于是,2006年2月的一天,她径直对张健夫妇提出:“孩子我生下来之前,请你们先兑现承诺,我一生完就马上走人。”韩素梅的全部心思已被心魔笼罩,她也顿时翻脸:“急什么?等孩子生下来先去做个亲子鉴定,只要证明孩子是我的,我马上放你走。”李芝炫蒙了,她根本不相信韩素梅会无聊到这个程度,而是怀疑张健夫妇在自己面前演戏,目的是不想兑现帮她救父亲的承诺。毕竟是近百万的一笔款项,如果张健夫妇存心想赖账,即便亲子鉴定结果出来,证实孩子的确是夫妇俩的骨肉,他们也会耍别的花样。李芝炫越想越恨。终,她打算在孩子生下来前,就离开这里。等孩子出生后,再一手拿钱一手还孩子。只要孩子在她手里,她不怕那笔钱要不回来。半个月后,韩素梅的母亲去世了,夫妇俩回家奔丧。于是,李芝炫趁机出逃了。她没敢回釜山,而是直飞首尔躲到一个同学家。回国后,李芝炫化名一个陌生友,通过过去的朋友,巧妙地打听到张健夫妇正四处寻找她,还向李芝炫居住的青岛市公安局崂山分局报了警。碍于这种局面,想到张健夫妇的“阴谋”,李芝炫不敢和他们联系了。然而,毕竟李芝炫有出境记录,她害怕国际刑警会找上门来。但出乎意料,她没遇到麻烦。2006年4月,李芝炫生了一个女孩,按照此前张健夫妇给孩子取的名叫做靓靓。孩子出生半年后,李芝炫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不想把孩子还回去了。见风平浪静,她改名李志贤,将孩子委托给同在首尔的姑姑帮忙照顾,自己则应聘到韩国巨荣国际货运公司,做了一名货代员。由于该公司主要业务面向中国,她有在中国工作的经历,又能吃苦,不到一年,就被提拔为货运代理。李芝炫的出色表现,吸引了巨荣公司首尔分公司经理姜哲洙的目光,他对李芝炫展开追求。李芝炫担心姜哲洙接受不了靓靓,就对他倾诉了自己的经历。没想到姜哲洙更被李芝炫的善良、隐忍所打动。他接纳了她和孩子,还帮李芝炫的父亲还清了高利贷。2007年4月,李芝炫终于找到了躲在济州岛的父亲。听说女儿的遭遇后,父亲心疼得直掉泪,但看到天真可爱的靓靓,又欣喜不已:“这孩子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2009年中秋,李芝炫和姜哲洙结婚。2010年李芝炫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姜哲洙对靓靓比对儿子还关爱,靓靓对这个父亲也十分亲昵。因为姜哲洙的家族世代从事针对中国的业务,他的汉语也不错,平时他们也会教两个孩子一些汉语,一家四口其乐融融。2012年初,巨荣公司要在青岛拓展业务,将已有的办事处扩大为分公司,因李芝炫有在中国工作的经验,总公司决定派她和姜哲洙一起到青岛负责筹办。于是,2012年秋天,她再次踏上了青岛的土地。飞机降落的瞬间,李芝炫难以自已。她紧紧搂着靓靓,流着泪说:“孩子,我们回来了。”抵达青岛后,靓靓进入青岛市四方区小学读一年级,儿子则进入世界城幼儿园入读。安顿好一切,李芝炫才得知案发后,张健之所以没有再寻找自己,是因为他家里出事了。原来,李芝炫带走靓靓后,张健和韩素梅一边四处寻找,一边相互指责,闹得不可开交。谁知一周后,李芝炫没找到,他们的儿子又出事了。原来,儿子周末和同学去佛罗里达攀岩,没想到安全带断裂,他从十多米的山崖上摔下来,当场死亡。老年丧子,张健心脏病发作差点把命丢了。住院三个多月才基本康复。而韩素梅则患上了严重忧郁症,和谁也不接触,每天捧着儿子照片和他说话。有时,她睡得迷迷瞪瞪起来,就会哭着四处找儿子。2010年深夜的一天晚上,张健听见一声凄绝的叫喊,他起床后发现妻子正站在窗口上,一边呼喊儿子,一边作势要跳下去。张健拼命把她拖住,夫妻俩一起摔倒在地上。看着苍老的妻子,张健老泪纵横:“老伴,你醒醒,我们的儿子已经死了。”韩素梅啪地扇了张健一个耳光:“你儿子才死了呢,我儿子在美国。”妻子的状态让张健越发担忧,他带着妻子四处求医。青岛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精神病专家王涛医生,在多次给韩素梅会诊后,得出一个结论,韩素梅并没有精神病,她只是拒绝接受儿子丧生的事实,是一种心病。然而,由于她不时自残,这种状态非常危险,必须尽快找到打开心结的办法。听了专家的话,张健老泪横流,从那以后,张健大部分精力都被老伴占据,根本没有精力再去寻找李芝炫。加上他根据警方的反馈,得知李芝炫已回韩国,他认为她不可能把孩子生下来,早引产了。出于内疚和体谅,他主动到公安局去销了案。张健照顾老伴已心力交瘁,根本无心打理生意。2012年初,他干脆将公司关闭。得知张健夫妇的遭遇,李芝炫心乱了。虽然她恨过韩素梅,然而,在自己艰难的岁月,毕竟张健夫妇曾给过她无尽的温暖。而且,如果就这样将靓靓和亲生父母生生隔离,对孩子公平吗?将来她万一知道了身世,会不会恨自己?一个女儿两个家,这是生命的敬意李芝炫实在理不出头绪,只得和丈夫商量。姜哲洙深思半天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当她是亲生女儿。可她毕竟是人家的血脉……”李芝炫伏在丈夫怀里放声大哭:“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会带靓靓走。她也是我的亲骨肉啊!”经过半个月的挣扎,李芝炫终还是听从了丈夫的建议,决定带靓靓去一趟张家。2012年11月的一个周末,李芝炫带着靓靓走进了阔别6年的张家。当张健打开房门,看到李芝炫的瞬间,他一下呆住了。李芝炫连忙叫女儿:“靓靓,问好啊!”张健这才看见了李芝炫身边的靓靓。他听见了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傻傻地,难以置信地盯着靓靓:“你是?……”突然,他明白了什么,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他再也难以承受,心脏病发作,捂着胸口作势要倒下去。李芝炫吓坏了,连忙扶住他,焦急地问:“你怎么了?”张健艰难地指了指茶几上的一瓶药:“快……”靓靓跑过去,拿过药交给了妈妈。李芝炫赶紧让张健把药吞下去,过了一会儿,张健才好转。这一番折腾,客厅的韩素梅尽收眼底却置若罔闻,只顾抱着一件棉大衣念叨着:“这么冷的天,让你穿棉袄,你就不。你不听话,气死我了……”靓靓吓得躲在了李芝炫身后:“妈妈,我怕。”张健连忙安抚靓靓,把她哄到了韩素梅面前,眼含热泪:“老伴,这是靓靓,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韩素梅一把把靓靓推到一边,走进卧室去了。张健哀叹一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孩子,想抱又不敢抱。李芝炫对靓靓说:“昨天妈妈不是告诉你了吗?你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当年,妈妈就住在这里,是干爸和干妈一直照顾我。现在干妈病了,你叫她妈妈,她会好一点。”李芝炫这样的安排,显然是让孩子接受的方式。张健感激得热泪盈眶,他握住靓靓的手:“靓靓肯帮帮干爸干妈吗?”妈妈的鼓励,让靓靓跟随着张健走到了韩素梅身边,轻轻地叫了声:“妈妈——”这一声妈妈,也许是混沌中的韩素梅在儿子去世后,听到的让她触动的声响。她迅速跑进卧室,旋即又冲出来,拿着个盒子塞给靓靓:“吃糖,吃——”靓靓吓得尖叫起来。张健连忙安抚她:“靓靓不怕,干妈是关心你。这是三年来,她次关心人。你来了,她好多了。”李芝炫的眼圈也红了。那天,在李芝炫的陪伴下,靓靓和韩素梅玩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是周日,一大早,李芝炫又接到张健的,说韩素梅一大早就到处找靓靓,问李芝炫能不能带孩子过去。李芝炫没有拒绝,又带着靓靓赶了过去。李芝炫母女到了张家,韩素梅已在客厅里堆满了好吃的,她嘴角挂上了笑纹,一看见靓靓,就把她拉过去:“吃,吃。”也许是母女天性,这次靓靓没有再害怕,乖巧地吃了起来,她还不时拿一块饼干喂韩素梅。两人一起唱儿歌,玩丢手帕,十分开心。一旁的张健数次眼眶湿润了,这样的情形,他已经几年没有看见了。“小李,你能不能每天带孩子来家里陪陪你阿姨?”张健再度请求李芝炫,她答应了。就这样,靓靓每天放学后,李芝炫就带着她去张家陪韩素梅。在女儿的欢声笑语里,韩素梅精神越来越好。但令所有人奇怪的是,她一直没有认出李芝炫,也不问靓靓是谁。2013年5月,张健再度咨询王涛博士。王医生给韩素梅进行了全方位检查,终认定,韩素梅是一种认知上的阻断,这种病人在受到强烈刺激后,会有意识抹杀、只接受某一段时间痛苦的记忆。如果想让病人恢复,可有意识地刺激她,帮其恢复。于是,2013年6月的一天,李芝炫和张健经过商量,决定由她出面刺激韩素梅。这天下午,李芝炫一个人来到了张家。见靓靓没来,韩素梅表现得很焦虑,去门外寻找。李芝炫堵在了韩素梅面前:“我是李芝炫,你该把代孕的钱付给我了。”见韩素梅毫无反应,李芝炫更加蛮横:“你别装不认识我。你儿子没了,你找我代孕”……在李芝炫刺激下,韩素梅的脸上越来越惊恐,突然她抓住李芝炫的衣服,厮打了起来:“你这个坏女人,坏女人。”在卧室里的张健连忙跑出来。尽管如此,李芝炫还是被打得嘴角直流血,而韩素梅则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之后,在王医生的干预下,韩素梅接受了多次心理辅导,加上靓靓的归来,终,韩素梅接受了儿子去世的事实。2013年7月的一个周末,韩素梅让张健把李芝炫请到了家里。“对不起,小李……”两个女人哭着,冰释前嫌。让李芝炫意外的是,这次,韩素梅并没有哀求她把靓靓还回来。一个月后,韩素梅夫妇再度把靓靓约到家里。韩素梅拿出一张银行卡:“小李,这是200万元,我们卖了这套房子。这是一点心意。”其实,韩素梅康复后,李芝炫每天都担心他们要求自己把孩子还回去。然而,张健夫妇却始终没有再开口。原来,夫妇俩感恩于李芝炫多年来对靓靓的付出,更感激她能在韩素梅发病时,把孩子带到了他们面前。所以,夫妇俩终决定,把住房卖掉补偿对李芝炫多年的愧疚,至于靓靓,只要李芝炫不舍得,他们绝不勉强。两位老人的态度,让李芝炫动容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那本来就是人家的孩子,她越是不舍,也越是懂得两位老人的渴望。经过又一番痛苦挣扎,李芝炫终把孩子交给了张健夫妇。对靓靓则宣称,妈妈太忙,把她委托给干爸干妈照顾。靓靓十分开心,张健夫妇打算等靓靓懂事后,就把实情告诉她。如今,靓靓这个家住几天,那个家住几天,十分快乐。两个家庭也亲如一家,今年春节,他们打算一起到三亚,过个温暖的团聚年。/宗时杰 陈宝岚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保房大战玩不转前婚后恋,冤家背后有冤家 江南 on 2015年1月10日 at 17:10 said: 小说啊~~~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全自动石油干洗机
led水晶魔球
固定剪叉式升降货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