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蓝小说乐天嫁女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白居易虽然为官,但平日里他总是抱有与人为善的态度,他的诗就是的证明,就因为人们喜爱他,因此许多人就硬可免费替他充当幕僚,他的诗在当时就广

白居易虽然为官,但平日里他总是抱有与人为善的态度,他的诗就是的证明,就因为人们喜爱他,因此许多人就硬可免费替他充当幕僚,他的诗在当时就广泛流传,上自宫廷,下至民间,处处皆是,其名声更是远扬海外。白居易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他写下许多感叹时世,反映人民疾苦的诗篇,对后世颇有影响,但他也曾在很多方面讽喻了权贵们的丑陋现象,于是便因此获罪,以至于中年被贬。更有堪者,一些无聊之辈,专门搜罗那些闲杂绯闻,以抹黑为能事,但此类雕虫小技根本就不能损伤诗人的光辉形象。  晚年时期的白居易,以独善其身为生活主线,为了往生弥勒,白居易曾写过一份深刻的决心:“仰慈氏形,称慈氏名,愿我来世,一时上升。”  慈氏就是弥勒,弥勒是音译,慈氏是意译,白居易谴放妓妾这件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的。  那一日,白居易在路上认下樊素和小蛮为义女,其实他内心并没有太多的欢喜,自己的本意就是要还她们一条生路,不想她们二人却死活都不肯离去。如果是这样,家里还有近百名歌舞妓者,那就要熬到猴年马月才能把这件事情完成。在此期间,如果自己不能很好的把握,万一再和她二人搅到了一起,那就违背了自己所追求的佛教信仰。另外还有家里那些人如果都这样做,自己根本就无法能安排她们。  这件事情看来暂时还不能声张,樊素和小蛮也不能随同自己一起回去,对外就说已经释放了她们。但家里那些人要马上就得打发她们走,口气必须要坚决,好处和面子都要给足了,这只能是一次,她们每个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意愿,自己也必须尽的努力满足她们,再给她们足够的盘缠,马上就得走人,日后与她们再没有任何关系。而樊素和小蛮过后也要再想办法打发她们走,她们既然已经答应与自己的父女关系,那就可以顺理成章把她们俩再嫁出去。  这样想着,白居易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于是他便轻声讲了句,说两位爱女,家里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原本我觉得,如果能顺利的把你们俩打发走,回去之后,只要我一声令下,她们也都获得了自由。现在看,这件事情并不那么容易处理,我仍然还得做出已经打发走了你们俩的假象,这样,她们那些人才能不会再寻找其他的介口。对你们俩我是这样的安排的,就是咱们家后街那套老宅子,我一直都没舍得卖出去。那里没有几个下人了,回去之后,我先把这些人都调回到新府宅那边去,旧宅子那里就得先委屈你们俩几天,日后我肯定会想办法,给你们俩身边多派几个下人,以后你们俩就得深居简出。小蛮就插话,说爹,你就放心吧,我们俩肯定会改头换面,那句话叫什么来的?反正就是脱胎换骨的意思。樊素就美滋滋的补充,说我们俩这是认祖归宗。白居易点了下头,说:小蛮与爹心相通,素儿嘴巧与爹同,可惜令爱身为女,来世再去翰林中。小蛮轻轻的摇了下头,平日里她就没有任何野心,但此时她却即兴跟和了一首,说:小蛮幼时就孤身,总想寻到祖宗门,教坊只与素姐好,见到爹爹认做神。小蛮含泪这将她的白话诗说完,一头就扎到白居易的怀里,她的悲伤情绪,感染的连白居居易都陪着掉泪,也难怪白居易说了前面那句话,她也确实与义父的心是相通的。  幼小时的一些事情历历在目,樊素此时也默默的陪着小蛮一同掉泪,当初的事情她已经不记得了,因为在教坊那里需要她们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差了哪一项,都要减免那一天之中的一碗饭,当初小蛮的记性不是十分好,她常常要靠舔别人的饭碗来度命,所以她的腰才会那么细,那些年她几乎就没有吃饱过。  樊素轻扬歌喉,低声唱响:鸡叫天明,难入眠;练功胆寒,一天天;度日如年,女儿苦;泪挂腮边,与梦言。小蛮就陪着她一同唱起来,饥饿身寒,谁来怜;肝肠寸断,没人管;练功藏奸,受皮鞭;伤口化脓,抹咸盐。  这首词白居易过去曾经听到过,只是歌声从两位爱女的口中唱响,那就是另外一种感受,催人泪下,黯然失神。他知道小蛮和樊素如此的,与教坊的刻苦训练分不开,就如同自己年轻时,取得每一项进步,就都要付出许多个人的刻苦努力,成功与随便无缘。白居易不想再看到她们俩伤心难过,于是就笑着讲,说明个我就去找朋友来帮忙,我的两个女儿就要出嫁了。这件事,我会让你们俩感受到真正的亲情,咱们不说一步登天那样的话,也不讲就做了神仙,但我白乐天敢对你们俩保证:人要你们自己选,我就来把这个关,常言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咱们不那么做,女人过日子,看的就是手里有没有钱。官场险恶,找女婿不走这个方向,主要也是时机晚。小蛮平时胆子就小,你需要找一个壮汉,你就在背后多给一些他指点。这个事情我已经想过,我就去找刘御史,他认识的武将多,就让他帮着想办法,然后就把你远远的嫁出去。小蛮就赶紧摇起头,说我不想嫁,我就守在爹的身边。白居易苦笑着和她讲,你净说傻话,你嫁人才是正途,日后你可以回家转,我也可以过去把女儿看。樊素她得嫁个老实一点的男人,你就专门经商来挣钱。樊素就讲,说爹,我提个要求行不行?你身边总得留个人吧,那咱说话就都得算。我就在您身边经商,找什么样的男人我都听您的。爹,素儿从走进白府那天就想好了,这辈子都要在您身边站,端茶倒水,早晚问安,我没有别的愿望,就希望爹你能多活一些年,那句话讲的非常好,叫河面宽阔好行船。爹,其实十年前,我就感觉到了会有今天,只是有些事情不是咱自己就能说了算。白居易轻轻摆了下手,他告诉樊素,说元左丞你见过,我们的关系可非同一般。他手下的能人那可非常多,我就把你的事情交给他来办。你得找个脾气好一点的人,爹不会让别人就把你来压。剩下的事情容我再想想,但得以这一条为准,就是我的女儿以后的日子一定要过得舒心,我的女婿他就得攀着点咱。  几位大才子终于相遇在一起,他们也必须要一醉方休。元稹起程早,所以他先到,他的为人与白居易差不多,直爽豪迈,两人相见,他就嘻笑起来,说:白博发贴嫁义女,元稹光顾导烂泥,素儿精灵须低调,下凡寻做好夫妻。白居易就点头称赞起来,说把元大人找过来,是我觉得确实有点为难了。这件事情的前后始末我们已经都讲清楚,一切都由你安排。只是这个烂泥和下凡还望能点明。总不能就把素儿嫁个烂泥一般的男人吧。元稹就摇头,说不是这样,这个烂泥指的是事儿,不是人,至于下凡吗,素儿她那样的精明,如果只把她当做一个寻常的女子嫁出去,咱们这些人也就枉称了才子,再见不得人。我觉得,这里面一定要安排些神话才妥当,这个事儿呢,要越烂越好,只是素儿她,必须要在这之后再认下我为她的义父。  刘禹锡因为临时有点事情,他晚了元稹一步,门子就直接把刘御史引到了后宅。  元白豪饮已三分,御史登场埋头巡,佳酿未少留余份,三人欢笑把酒斟。  落坐不久,刘禹锡便随口讲出,说小蛮这件事情不可操之过急,她必须得寻个能疼她爱她的人。另外义父这件事情还有待考虑,要认也得认了我才成。小蛮她的名声那么大,天下人就没谁不知道她。万一这件事情传扬出去,你白居易的脸上都缺少了光彩。元稹就放出笑声,说素儿那件事情我都已经考虑过了,这里面必须要有一出绝绝妙的演出,叫什么名字好呢?或许就叫它“倩娘子千里寻夫”。如此这般这般的,日后她们夫妇之间才肯定会有恩爱的生活。刘禹锡就连连拍起手来,说英雄所见略同,小蛮那出戏也得这么唱,名字我也考虑过,但没有你讲的这个好,这样吧,小蛮她自身条件与这个名字符合,素儿她那么精明,得另外再换一个。你们俩也都想想,就小蛮那天仙似的美貌,加上她那般苗条的身材,她如果能在千里之外来寻找丈夫,那该多么的能感动当事人?这其中如果再安排进去一两件英雄救美那样的过程,那就更美妙了。过后我再把小蛮认做义女,她与白府就不能扯上半点关系。  白居易赶紧放下酒杯,他连声的说着,不行,不行!这万万都不行,咱先不说素儿和小蛮能不能应,她们俩可是我白乐天认下的义女,我百年之后,还指着她们给我尽孝守灵呢。元稹抬起手摆了下,他轻声讲来,说你白居易就差了这么两个女儿吗?嫁女即是倾盆扬,走出家门不再回。我可怕你们在一起旧情复燃,我们现在这是假戏真做。这义父的事情,只能由我和刘御史来承担。刘禹锡就随声附和,说白乐天,你现在就必须得把两个女儿转让给我们,于情于理都讲得过去,另外素儿和小蛮从此还得改头换面,就不能再与你们白府扯上半点关系。  三日后,樊素和小蛮分别被元稹和刘禹锡悄悄的接走,临分别时,白居易突然改变主意,他没敢再过来相送,只是躲在暗中瞧着她们远去的背影不断的叹息。  临回屋时,白居易才淡淡的讲出:  乐天嫁女一场空,元稹套走震世功,御史随帮唱假戏,只盼素蛮乘锦风。  樊素和小蛮走后,白居易还真就大病了一场,后来他有两首小诗是这样写的:  “两支杨柳小楼中,嫋娜多年伴醉翁,明日放归归去后,世间应不要春风。”  “五年三月今朝尽,客散筵空掩独扉;病与乐天相共住,春同樊素一时归。”   共 35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尿道口刺痛该怎么治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诱发癫痫的病因有那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