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虚拟等待现实VR这个产业还没有老大

2019/01/11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编者按】Facebook,2014年底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拉开了VR创业的大幕。数以百计的产品应用出现表明VR产业已经初步完成

【编者按】Facebook,2014年底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拉开了VR创业的大幕。数以百计的产品应用出现表明VR产业已经初步完成从0到1 的过程。然而在国内,VR还是小市场;VR的胜利者,也可能不是眼下看到的任何一家公司,这个领域仍然在等待重大技术创新的出现。

本文首发于商业与生活,作者天涯伊;由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当科技足够发达,人类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看过一部记不起名字的反乌托邦电影(谁看过请告诉我),内容大概是,为了控制人口数量和质量,先天不足的小孩一出生就被接入一个VR生命设备,躺在这个设备上度过16年,体验幸福的家庭和快乐的童年,但这都是被植入的虚拟内容。16年后,设备被拔掉,生命就此终止。

电影很残酷,但虚拟技术却在路上,不过,路途遥远。我曾问过一位投资人,他挠挠头,觉得到这太高级了,至少50年不会有。

2014年,虚拟现实公司Vrse与Gabo Arora去了一次约旦,他们联合拍摄了一部虚拟现实电影《乌云下的西德拉》,讲述约旦的一个叙利亚难民营中叫做西德拉的12岁女孩的故事。Vrse的创始人Chris Milk认为,虚拟现实让人类更有人性。他说,“当你(像)坐在她的房间中看着她的时候……你会更深切地感受到她的人性。你和她在更深层次上产生了共鸣。”

在中国,一些平台也在积极切入VR内容领域。8月,搜狐视频宣布打造VR视频自媒体平台,其自媒体VR全景频道6月已经上线,目前可以做到PC、移动、TV三端同步,全面支持VR视频的播放,能在不用头盔的情况下观看。

实际上,过去一年,从硬件到平台到内容,到处都充满了VR创业者的身影。艾瑞数据显示,在中国,硬件制作商仍是VR行业发展的重点。2015年VR行业融资中,VR硬件的融资比占到总融资的51.9%,

行业爆发

2016年2月,MWC大会上,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走过一片戴着三星GearVR的观众,去做他自己的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要想让 VR 领域良好地发展,用户不可能只停留在体验纯粹的单机 VR 游戏,更不能忍受 VR 无法进行社交的情况。

正是Facebook,2014年底斥资20亿美元收购买Oculus,拉开了VR创业的大幕。

“我们投资Oculus时完全没有想到这点。”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曾经是Oculus的早期投资者。当Facebook收购这家创业公司时,他也感到惊讶,“这在当时并不是什么热门领域。”

VR技术并不是非常新的技术。早在1991年就有公司在VR技术上有一定的突破,但始终没有获得大规模推广。如今,市场风格已然转变,迪克森也将虚拟现实视作下一个重大“平台”,认为一旦硬件设备价格下降,质量提升,VR的用途就不再限于视频和游戏。

从全球范围看,科技巨头纷纷通过资本的方式或者收购的方式来组建自己的VR部门。Facebook收购Oculus、三星联合Oculus推出了GearVR;谷歌推出Daydream VR生态标准;索尼发布PS VR;HTC则把VR当作翻身的机会。

在国内,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随着Oculus、Sony、HTC等陆续宣布2016年消费级产品的计划,腾讯、百度、乐视、小米、暴风影音也纷纷曝光了自己的VR产业布局。

易观国际的预测,中国的VR的收入在2016年将攀升372.2%,达8.5亿元的规模。在全球,IDC预估2016年AR/VR市场总收入将达到52亿美元,其中一半都将来自硬件收入,到2020年,全球行业收入将达到1620亿美元。

你听说过谁了吗?

北京大河创投管理合伙人陈剑锋说:判断一个行业是否过热,有一些简单的可以量化的标准,有没有形成成熟的行业巨头,有没有出现一些领军人物。

互联早期的门户时代有搜狐、易和新浪,后来逐渐形成了BAT的格局,在O2O浪潮袭来后又出现了美团点评、滴滴等代表性公司。

但放眼国内VR市场,虽然熙熙攘攘看似热闹,却没有一家公认的领头公司。

“VR领域听说过谁了吗?” 陈剑锋说,虽然VR的从业者越来越多,但行业大幕只是刚刚开始。”

VR在国内,还是小市场。

资本一直是互联发展的重要推手,互联企业的早期发展、研发、推广都离不开资本的运作。而死掉的互联创业公司大多数是没有熬过资本的寒冬。

中国互联发展至今,20多年里至少经历了三四次的高速增长。每一次的高速增长都伴随着资本的涌动。虽然VR概念已经被热炒起来,但从数据上看,与O2O、互联金融等领域,甚至是企业服务相比,VR行业的资金涌入,无论是速度还是数量,都小很多。

公开的融资数据显示,自2014 年至今,资本对 VR/AR 领域的投资额接近 30 亿元。30亿元看似不小,但还不及一些热门领域中某一家公司的融资数额:过去的两个月中,趣分期宣布融资30亿元,宝宝树宣布获得30亿元蓉,计划在香港上市的美图秀秀招股书显示3年融资30亿元。

经过一年的喧嚣,资本市场对待VR的态度也日趋冷静。

公开数据显示,6-8月份,国内只有四五家VR创业拿到了融资,而月有18家VR创业公司获得投资,其中暴风魔镜B轮融资2.6亿元、盟云软件以4.6亿元全资收购3家VR公司。一些投资人表示,目前VR创业公司估值相比1-3月份普遍降低三到四成。

内容单一

艾瑞数据显示,就目前来说,游戏娱乐类内容是VR用户为期待的内容版块,VR游戏、VR影视、VR直播等垂直领域将会是VR产业发展盈利的重点方向。

市面上的VR游戏仍以射击、冒险类游戏为主,迄今为止,还没有经典游戏产生。

高盛在《VR与AR:解读下一个通用计算平台》提到:目前的游戏无法被移植到VR/AR平台,而开发新游戏的成本又太高,预计一个全新系列的游戏开发成本7500万-1亿美元。显然国内大部分游戏开发团队无法承受如此大的资本压力。于是一批质量较差,体验度不高的VR游戏就被上线,严重影响消费者的体验。

国内目前有超过2000家的VR体验馆(区),其重多以游戏及视频为主,但是由于虚拟现实内容不足,且同质化严重,以及选择面小等原因导致回头客偏少,因此客流量不是很大。

与VR游戏类似,VR视频拍摄也面临较大的资金问题。VR电影的前景拼接、数字存储、交互设计等都是需要靠资金来解决的问题,即使是大众拍摄的非专业设备,也价格不菲。

上海市多媒体协会CG专业委员会副主席唐昊层提到,几年前,多媒体协会在美国买了一套Oculus,花了约70000美元。而近开源的FacebookInsta 360,17头的方案则需要50000多美元。“而这些设备仍然是偏贵,而且非常非常沉,画质、感光能力、动态范围都有限。”

搜狐视频产品总监、56总郑韬提到,目前搜狐视频的自媒体平台已经接入VR出品人团队超过50家,VR的视频数量超过一千条。从播放数据来看,旅游、极限运动、美女三个品类占比较高。“从播放效果来看,美女和CG动漫的播放量比较多,说明友比较喜欢。”

技术难关

三星电子大中华区内容战略部副总裁陈立人说他,“感受到了VR对硬件提出了很高标准的挑战。”以能够观看VR视频的来说,需要相当高分辨率的显示和视频改编演算能力,即使是对善于硬件制造的三星而言,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目前,很多VR设备都存在在长期佩戴时都容易产生眩晕感、不适合长时间佩戴、设备比较笨重、画面清晰度不够、设备会发热等问题。不过,硬件及技术的进步速度,往往是出乎人们意料的。

陈剑峰认为,从硬件、软件到运营平台到基本的产品服务方式,包括现在的内容制作都存在机会。VR是从层开始改造,涉及了医疗领域、生物领等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只是看到冰峰顶上冒出来那一点点。”

不能不提到智能的发展。

1973年,摩托罗拉发明了“大哥大”,此后的很长时间里“大哥大”都是富人的玩具。2007年,乔布斯推出代iPhone时,评论人士说:这东西太蠢了,这是谁做梦梦出来的玩意啊。但今天,智能不但成为了人们生活的标配,还带动了移动互联的创业浪潮。

“现在所有的问题和困扰都是当下的,也许两年之后也许五年之后都会渡过。”搜狐视频产品技术中心总经理马义认为,在硬件软件技术研发有突破之后,VR的春天就会真正到来了。

不过,也许就像智能一样。摩托罗拉发明了“大哥大”,诺基亚更新了功能机,但苹果却凭借iPhone成为行业的大赢家。VR的胜利者,可能不是眼下看到的任何一家公司,这个领域仍然在等待重大技术创新的出现。

核桃苗
遵义地磅
黄铜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