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被钢管打死的青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我接到这个案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案发现场是在一个偏僻的小区的一个巷子里,我去的时候,法医已经在照相了。  死者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死亡

我接到这个案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案发现场是在一个偏僻的小区的一个巷子里,我去的时候,法医已经在照相了。  死者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死亡原因很简单,他的脑袋上被硬物砸出一道大大的口子,鲜血和脑浆就顺着那口子流了出来,那青年紧紧捂着自己的脑袋,两只眼睛绝望地望着天空,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液染了他一身。负责这个案件的王亮顺队长对我说,老刘,这事情又得麻烦你了。  每次王队长遇见无头案件的时候,他总是会找到我,这个案件的难度在于,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在这个案件频发,流动人口众多的小城,这样的案件很容易就会成为死案,而王队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不管局里对他找到我协助办案有多少的鄙夷和轻视,他仍然不顾阻力让我协同办案,为了排除许多程序上的不便,他还专门为这事情上报了省公安厅,于是我就作为特殊人才协助王队长办案了。当然,这是个很内部的消息,外界是没人知道的。  我的特殊在于,我能够运用正常人无法理解的能力去办案,王队长开始对我的能力也是嗤之以鼻的,当贯城河女尸案的告破才让他对我的能力有了全新的认识,自从那个案件成功侦破之后,我接二连三地帮助他破了五羊坡杀人案,光明街谋杀案,还有震惊全省的325入室杀人案,这些案件势如破竹的告破使得王队对我的信任越发的坚固,事实上现在局里都把我当成自己人看了。  我的超能力就是,我可以通过梦境来感知那些案件发生的过程,在发生这些案件的过程中,我可以找到许多的线索,通过对这些线索的搜集和整理,然后得到大量的破案讯息,根据这些讯息,警方就可以很轻易地找到犯罪嫌疑人。当然,得到这个超能力也是个很奇妙的故事,和王队的认识也是个奇妙的过程,这些事情我会在以后的故事里说清楚。  虽然看起来是个无头案,但其实警方还是掌握了一些线索,譬如说他们在死者的身上搜到一张刑满释放证,根据这张释放证,警方很顺利地调查到了死者的身份,死者谢梦梦,曾因伤害罪入狱十二年,近刑满释放,家里只有一个老爹,他母亲在许多年前就离婚嫁到深圳去了。  但在他老爹身上也不会得到什么线索了,当那个喝得醉醺醺的老头子得知自己的儿子被打死之后,他就哈哈大笑,然后却放声嚎啕,报应呀报应呀。嚷完这些,老头子就像个娘们般哭泣,他说我没什么好说的了,这完全是报应呀。既然在他老爹身上问不出什么结果,王队只好带着警员们离开了。  王队顺藤摸瓜,找到当年的卷宗,找到了谢梦梦当年伤人致死案的档案,让人惊讶的是,谢梦梦当年做案也是用一根钢管砸了别人的脑袋,脑髓都砸了出来,那还是谢梦梦十八岁发生的事情,据说那被砸的孩子还捂着自己的脑袋到派出所去报案,话还没有说完那孩子就翻栽在地,等到送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不行了。  谢梦梦不是一个人做的案,当时是做案的一共有四个孩子,是他们一起用钢管打的人,这四个孩子中有两个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谢梦梦就是其中的一个,只让人遗憾的是,这四个人有两个还是女孩,而且她们还没有满十八岁,所以只是劳动教养了三年,然后就放出来了。  王队迅速地做出了反应,将剩下这三个人严密地保护起来,因为这极有可能是个报复杀人的案件,王队做出这样的推理是有道理的,当年那被打死的孩子只有一个亲人,这亲人就是他的父亲,和谢梦梦一样,在许多年前那孩子的老妈已经和他老爹离婚了,他老爹是孤家寡人一个。  知道自己的孩子被打死后,那老爹就好像发疯了一般,他抓了一根钢管想打死那两个女孩,当时他也想打死那两个男孩,但那两个满了十八岁的孩子已经被政府抓起来关了,他想打也没办法,所以他就跑到那两个女孩家里,准备用钢管打死那两个女孩。那两个女孩的家长吓得不轻,后来就报了警,将那家伙抓起来拘留了十五天,十五天出来之后的男人已经疯了,他提着钢管只是唱歌,我要打死你呀,我要打死你。后来这男人也不知道疯到什么地方去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王队对我说,虽然死者身上的财物被抢走,但不能排除是那男人报复做案的可能。  王队这样说的时候,他把男人的照片递给我,那是张很陈旧的全家福照片,里面有一个笑嘻嘻的男人和一个微笑的女人,在他们的面前站着一个可爱的男孩。  王队指着照片里的男人对我说,这就是那孩子的父亲。  王队又递给我一张模拟照片,那是警队用的图片处理软件处理的图片,图片上的男人是模拟那孩子父亲现在的样子,王队要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我,我知道,他这次需要的是证明,他要我进入梦境找到那个凶手,看到底是不是像他推理的那样。如果真是这样,案子就简单了,只需要在网络上发出通缉令,然后就等着好消息了。  我在子夜入眠,我躺在一张特殊的床上,这是张金属床,床上有软绵绵的垫子,在我的脑袋上附着了许多的线头,这些红绿的线头通向一个闪烁着绿灯的机器,机器上的光谱仪跳动着均匀的节奏,在机器的一侧有着无数的针脚,这些针脚会随着机器上的光谱仪在那些滑动的纸上会像素描一样描绘出我梦境的内容,这是极的机器,据说还是从小日本进口过来的,在全中国的警局能够有资格用这玩意的并不多。  我必须借助红酒的力量才能进入到我需要的梦境中,当然,还需要一些必要的媒介,譬如说尸体的头发或指甲,甚至是一片皮肤,这些东西得放在我的手心,我得紧紧地捏着它们入梦才能感知到当时的情况,能够在梦境中穿越时空回到案发的现场去目睹案件重演,这对于别人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小菜了。这次我得到的是一块指甲。  我喝了半斤红酒,和王队开了半天玩笑,然后就进入被玻璃墙笼罩的神秘房间,躺到那个软绵绵的,有着无数线头的金属床上。  我入梦了,我看见死者从监狱走出来,他脸上有茫然的表情,他放下包裹,好像在等什么人,等了半天,他又茫然地提起包裹往前走,我看见他走过车水马龙的大街,经过那些繁华的商铺,然后进入了一个小区,我开始紧张起来,我从空中紧张地盘旋,我想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因为死者马上就会进入到案发的现场,也就是说,马上就会发生那惨不忍睹的一幕了。  就在他进入巷子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晃过一张惨白的脸,脸上流着血,这张脸赫然是照片中被打死的孩子的脸,他冷冷地说,这件事情你不要管,这是他们罪有应得。  我念动咒语,那无身体的头颅便在空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将那鬼物甩开之后,我飞快地下潜,因为那是条巷道,案件就是在巷道里发生的,我必须往下才看得清楚,结果我还没下去的时候,我身边的天空又出现一个灰蒙蒙的影子,那影子渐渐幻化出一个邋遢老头子的摸样来,老头子凶狠地提着一根钢管对着我吼叫,这是报应,你别管!  我当然不理会那老头子,不过他既然拦住我,我也只能将他驱散开去,于是我急急念动咒语,老头子提着钢管惨叫着好像黑雾般散去,我急忙往下潜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个青年已经躺在地上,脑浆和鲜血流水价地冒了出来,他不断地在地上痉挛,看样子已经活不长了,我急忙到四周搜索,但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在小区空地上走着几个背着书包放学的孩子,我什么人都没有看见,难道是这些孩子干的?  但我想这实在不可能,因为他们才十多岁,看他们青春明媚的脸上有着灿烂干净的笑容,我实在不能相信是他们打死的人。  不过有一点还是可以确定了,这案子不是那孩子的老爹做的,因为我知道他已经死了,能证明他已经死亡的证据就是他有能力来阻挡我,这已经是很好的说明。  虽然我不相信是那些孩子打死的青年,但我还是把这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王队,王队拿着素描一般的扫描纸对我说,其实我已经知道了。  纸页上已经显现出空中没有身体的头颅,还有那提着钢管的老头子虚浮的影像,让人惊讶的是下面巷道里,那些背着书包的孩子正七手八脚地用钢管恶狠狠地砸那青年,他们的表情凶狠狰狞,宛如地狱涌现出来的恶魔,和我看见的明媚表情完全不同。  案件很快就告破,那些孩子被抓了起来。警方也撤走了对其他三个人的监视保护,不过奇怪的是,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这三个人分别被人用钢管砸烂了脑袋致死。  王队找到我的时候,他脸色看起来并不好。因为看起来这又是一个麻烦的案件。 共 32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癫痫病患者的安全是一个大问题
标签

上一页:今生你欠我一个承诺

下一页:喜欢与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