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师傅我饿了 41-戳戳三头的菊花

2020/01/16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师傅我饿了 41-戳戳三头的菊花斜睨了一下趴伏在地面的不知名兽兽,林清岑霸气侧漏尊贵无匹斜卧在卯玉的手掌心里,“我们说话岂容得上你来插

师傅我饿了 41-戳戳三头的菊花

斜睨了一下趴伏在地面的不知名兽兽,林清岑霸气侧漏尊贵无匹斜卧在卯玉的手掌心里,“我们说话岂容得上你来插嘴?”

一个身子长着三个头的兽兽每个头都带着委屈的神色,“嗷呜嗷呜嗷呜……”

林清岑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背过身去不打算再理这只三头兽。

卯玉拍拍林清岑的小身子,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大步朝着三头兽走过去,“你的样子颇为奇特,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个样子的兽兽,你叫什么名字?”

三头兽眼底带着不屑,理都不去理卯玉,只是冲着林清岑‘嗷呜’叫喊。

一时间卯玉脸上的笑意更浓,好如春风拂面,叫人欲罢不能又求之不得,当真是一个会玩手段的家伙!

林清岑眯着眼睛看向三头兽,“你说你是一只看门守?”

卯玉笑着摸了摸徒弟的头,一边又不着痕迹的将玄力拧成一股细绳朝着三头兽的方向探了过去。

正在向林清岑卖萌讨巧示弱的三头兽突然感觉菊花一凉,身子马上就做出了反应,后腿一蹬避开了探过来的一丝玄力拧成的细绳。

然并卵。

“啊呜——!!”

你们以为卯玉只会伸出一根绳子吗(doge)?卯玉确实只伸出了一根绳子,但等在三头兽后面的是一根狼牙棒。

自作孽不可活,三头兽要是老老实实让细绳给他开开塞还不至于会一屁股坐到狼牙棒上去,都是自找的又怎么能怪卯玉呢?

不对,卯玉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

笑的一脸无辜的某位摊摊手表示自己并不知情,林清岑会意的翻了一个白眼。

看着在地上捂着菊花抽抽搭搭的三头兽,卯玉心中冷哼一声,当着他的面就敢勾搭他家徒弟,当他不存在是吧!?

三头兽坐下去的姿势不对,整个狼牙棒都顺着菊花捅了进去,也亏得三头兽没怎么动,不然现在只怕是取都难取。

用爪子扒了扒卯玉的手掌心,林清岑斜睨了三头兽一眼,对卯玉使了个眼色。

很快就明白了徒弟意思的卯玉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笑意吟吟地走到三头兽身前,“**花被戳到了可不是一般的痛,走路怎么就能这么不小心呢?我这里有上好的丹药,吃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能痊愈了。”

三头兽不理会卯玉,只是把挪动了一下爪子,离卯玉的身子远了些,嘴里叼着一个红色的瓷瓶嗷呜嗷呜的吃的欢。

一瓶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下了肚,三头兽脸上的表情也不那么狰狞了,三个长相不一样的头上连表情都是不一样的,现在……左边那个头上带着羞涩,中间那个头上带着羞涩,右边那个头上带着羞涩。

……好像是一样的表情,林清岑默默扶了扶额。

三头兽含羞带怯的看着林清岑,把吃完的瓶子“不着痕迹”地往卯玉的脚边扔了扔。

被扔垃圾的卯玉,“……”

林清岑嘴角抽了抽,无视掉三头兽的卖蠢,“你看的是这个房子?意思就是说我们想把房子搬走就要把你也带走?”

三头兽:“嗷呜嗷呜嗷呜!”好棒好棒就是这样。

卯玉:“……”为什么会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想干掉眼前这只东西的冲动?

林清岑:“……突然就觉得眼前的这个房子也没那么漂亮了。”

“嗷呜嗷呜嗷呜!!!!!”我会守门看家洗衣做饭撒泼卖萌打滚!!!!!

会做饭?林清岑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算计,“只是这样吗?你只会这些?”

三头兽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更加羞涩的看着林清岑,“嗷呜嗷呜~”

林清岑:“……”尼玛她又不需要暖床的兽兽!就算是要暖床的饿,她要卯玉都不要一只三头兽啊摔!!!!!

虽然不知道三头兽和徒弟说了什么,但是从徒弟龟裂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三头兽没说什么好话,卯玉捏了捏拳头上的筋骨,发出“嘎吱”的脆响,笑得却一脸温润无害,“听说拳头和犯贱的兽兽更配哦。”

林清岑捂住眼睛,她已经可以预见眼前这只三头兽的下场了。

真是的,敢调//戏卯玉的徒弟,出门前是没选一个黄道吉日吗?活的不耐烦了吧。

三头兽一脸蔑视的看着卯玉,一点都没有拿卯玉当一回事的样子,挑衅的背过身子用菊花对着卯玉。

林清岑:“……”……菊花还是肿的。

三头兽得意的朝卯玉晃着菊花,心里却在想着:怎么办怎么办那只强大的兽兽大银看到了我鲜嫩饱满的菊花一定会对我以身相许的吧会以身相许的吧绝对会把我扑倒的吧!!!!!

而此刻因为一时疏忽大意导致徒弟看了别兽的菊花(嗯……有点臭,不知道这只舔不舔屁屁),卯玉的脸都黑成了锅底,用玄力幻化成一个比之前还要更加锋利的,有更多‘狼牙‘的狼牙棒,没有多想,挥起棒子就往三头兽的菊花里戳。

“嗷呜!!!!!!!!!!!!”

三头兽目眦欲裂的瞪着卯玉,脚下一个动作正要扑过来一雪前耻,却不小心让狼牙棒更加的深入。

“嗷呜__________!!!!!!!!!!!”

林清岑:“==”为什么明明知道……里面插的有狼牙棒还要往前走?

卯玉:“==”因为三头兽喜欢这种感觉。

痛的梨花带雨含羞带怯美不胜收……啊呸!总之痛的痛不欲生想死又舍不得眼前这只强大的兽兽大银的三头兽委屈的蹲在角落痛并纠结着。

淡淡的看了一眼三头兽,又淡淡的看了一眼卯玉,林清岑淡淡的说道:“进去吧。”

莫名觉得被徒弟淡淡的眼神看得菊花淡淡的疼的卯玉不咸不淡的看了一眼地上淡淡的忧伤着的三头兽,直接带着林清岑跨进了这个漂亮的房子里。

抑制住因为看到美丽事物就想占为己有的心思,卯玉拍了拍胸口,在自家徒弟面前一定要做好为人师表的表率,低头一看,却看到自家徒弟脸上戴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像两个小型的车轮子一样的东西,不禁就来了兴趣,“徒弟你这个是什么?为何我之前都没有看到你戴过?”

林清岑扶扶鼻头上的‘车轮子‘,“这个叫透视镜,是我以前的小弟进献来的,一直都放在我的空间里没有拿出来过。戴上这个可以看破宝物表面的伪装,百发百中,无一失利。”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地址在哪
北京北城医院在线咨询
安顺癫痫病医院哪里最好
贵州男科医院
上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