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四一章 借口

2020/01/16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四一章 借口年轻的助理想站起来制止这种刺耳的声音,但是看巴克一动不动的坐在原位还是聪明的没说话。作为天正大厦里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四一章 借口

年轻的助理想站起来制止这种刺耳的声音,但是看巴克一动不动的坐在原位还是聪明的没说话。

作为天正大厦里面极少数被告知了巴克手臂受伤状况的几个贴身人员之一,助理忍不住看了看巴克的左手,似乎期待自己的总裁拉起袖子给对方一个重重的回击,残疾就是废人?

真是笑话!

看起来年轻的助理还是有些景仰自己的老板了,起码同样承受了这样相当惨烈的结果,看看眼前的普通人,再看看气定神闲的总裁。

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能成为总裁的原因吧,年轻助理脸上都泛起骄傲的光彩了。

期待着自己的老板霸气打脸!

巴克却一动未动,继续静静的听着点头,那个小男孩的父母试图阻止这个退伍小战士激怒大老板,或者让大善人不快,悄悄伸手去拉对方,却被年轻的伤残退伍兵很不耐烦的打开了:“说这么多有球用啊,你大老板就直接爽快点,能给多少钱,要我们做什么,去宣扬你有善心做好事,还是对着采访,都没问题,只要给钱就行,别浪费时间了,你们不都是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么!”

那个特警的脸色很难看:“小韩!大家都是在自己份内的职责上遭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谁愿意这样,包括国家也不愿我们这样,国家也在尽可能的帮助我们,你怎么……”

姓韩的年轻人面容扭曲得更难看:“我就这样!我现在后悔死了!后悔不该去当兵,后悔地震的时候不该头脑发热的去救别人!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这个国家对得起我么!我把什么都给了国家,现在就把我当个废物扔掉!还要我给你说那些冷言冷语?你不就是在警察系统,才能活得还有个人样,我这样扔回原籍,就是民政部门眼里的叫花子!当官的成天吃吃喝喝,我一个月的抚恤金还不到他们一盘菜!这就是黑暗!这就是社会!我还为这样的社会献出了自己的一条腿!我草特么……”

越发激动的年轻人开始破口大骂,重重的挥舞手中的拐杖砸在地板上,这巨大的声响,让接待厅边角的门轻轻推开一条缝,但可能悄悄看了一眼,没人敢进来。

好几个家属都站起来了,可能是想对这个年轻人动手,因为这样的态度热闹了大老板,气得一拍屁股走人,大家不是空欢喜一场?

好在这会儿看着大总裁依旧带着淡淡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一切,没动作没反应。

所以所有人也就继续停顿下来,忍住了反应,那扇门也悄悄的关上了,助理可能在用发信息通知。

巴克就那么看着,听着。

特警也有些光火,挣扎着想站起来,他妻子拉住了他,没了双脚的他最后只能坐在椅子上一张脸涨得通红。

小韩还在大骂,从自己在部队被苛刻的验伤,到退役回到原籍,民政部门的怠慢,办事人员的刁难,家乡乡亲的冷眼,孩子的嘲笑,特别是有些人当面一起大骂政府社会黑暗,哄得开开心心,转过身就把他嘲讽讥笑得一文不值,让伤残的年轻小战士几乎在断掉大腿以后,心口上再给狠狠的捅了几刀。

巴克都听着,中途响了一下,他摸出来只是看一眼周晓莉的催促短消息,关掉声音继续静静的看着。

再旺的火堆也需要柴禾,这样没有对手没有应和的场面,小韩还是坚持大骂了接近二十分钟,才有些精疲力竭的停顿下来。

巴克却还等了一下,等年轻的退伍小战士稍微缓过点气,示意助理把那边桌上的柠檬水给对方端过去,自己才拍拍手掌,得益于最近对左手的练习比较多,居然没人能看出来那只手是假的,当然也没人这样匪夷所思的去想。

听见掌声,小韩眼睛里的火焰又升腾起来,那种屈辱感极为猛烈的好像打在脸上,一巴掌就把年轻助理端过去的水杯打落了:“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

巴克有点诧异的看看自己手,其实他只是习惯性的拍两下示意带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这?来,这是在雇佣军和后来在公司、设计事务所都有的发言习惯,对方的自卑心和自尊心可见剑拔弩张到了什么地步,笑着示意一下:“好,好,对不起,误会了……我们说正事……”

总裁的这句对不起,倒是让脸色也难看起来的助理忍住了,又转身去倒了杯水,脸上也带着巴克那样淡淡的笑。

说起来能晋升总裁身边的人,那得多八面玲珑和会察言观色,真的很少出现坑老板的狗腿子猪队友。

年轻的小战士好像给噎住,巴克也获得了开场白的安静,单刀直入的开场白:“我们会有一个面向伤残人士的公司,不是慈善基金会,而是正儿八经面向我国未来因战因公致残的勇士,为他们提供一系列配套的公司,如果各位有兴趣,都可以成为公司的第一批正式员工,待遇优厚。”

场面更安静,极为安静。

巴克自顾自的说下去:“在初期的试水阶段,我们只针对军警方面的伤残人员,但未来会扩展到自然灾害和其他原因造成的伤残人士,从生理到心理上帮助以及治疗他们,我曾经说过,受伤致残并不意味着生命就此结束,反而这意味着你的第二次生命开始,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一个坚强的人,如何在艰难困苦中,重新开始新的生命,成为别人眼中无可争辩的有用人。”

没有苍白无力的安慰,没有花言巧语的疏导,就是直奔主题。

伤残人士们有些难以置信的相互看看,其中一个断了手臂的年轻人小声:“我……我们能做什么?”

巴克摊开手:“我想各位都已经是伤残人士了,肯定非常了解这种伤痛,首先我们需要开发高级的智能义肢,各位就是第一手的体验人员,当然,如果你有较好的沟通能力,能够为伤残人士做心理疏导,心理沟通,比如说劝小韩这样的暴脾气放弃负面情绪,那肯定还能获得一份更高薪酬的专业心理辅导师工作,我们这家公司也提供一系列的员工培训,因为我面向全国展开工作,需要不少的工作人员,伤残人员优先选择。”

有一个断了腿的伤残者已经忍不住鼓掌,小孩子的父母更细致一些:“我的孩子还小,现在没法工作……”

巴克点头:“我们这么做,不是福利机构,是商业运作,我们也有信心盈利,一方面孩子可以接受资助继续求学念书,另一方面如果父母觉得经济上难以为继,也可以选择到我们公司来求职……”

那位特警听得细致:“面向国家因公因战致残的勇士?您这是代表国家民政部门的国企行政单位么?”

巴克摇摇头:“国家很大,肯定有很多角落不可能面面俱到,那就需要民营企业来填补这些间隙。”

他低估了编制对一个体制内特警的影响力,对方就有些为难:“我……还是觉得在单位上更保险一些。”

巴克眨巴两下眼睛:“不强求,不限制,无论E-watch还是天正集团,又或者这家伤残人士服务中心,都具备强大的经济实力,我们的待遇丰厚程度取决于各位的努力程度,具体可以参看我们这几家公司的薪资水平,最重要的是,这里可能没什么歧视,也没有黑暗,因为我们是商业公司,一切以利益说话,未来这肯定是个潜力巨大的产业公司,各位是很有可能在其中找到自己新的人生定位来。”

这时候巴克才转头对表情讪讪,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挽回前面话的年轻退役战士开口:“生命是你自己的,现实就是这样,你可以选择谩骂放嘴炮,逃避现实什么都不用努力,但同时你也可以选择给自己一个奋斗的目标,假如你自己认为自己是个废物,那就只能是个废物,别忘了以前那个敢于在危难中去抢救别人的你,也不过就是比现在多一条腿而已……”

说着站起身来:“各位现在可以了解参观一下E-watch跟天正集团,也可以想想自己能做点什么工作,这家公司本月内就会成立,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可以随时联络小高具体商谈,当然如果觉得不想参与,就当是来渝庆旅游,我们也会好好安排的,我还有个会……先走了。”

咦,这时候就觉得开会这个借口真是好用了。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湘潭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南昌治疗白癜风医院
营口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