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297章 国术宗师

2020/01/16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297章 国术宗师“你们可别小看李东这个人,他可是李元德手下头号猛将,为人固执,手握实权,惹毛了他,我国政局可会引起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297章 国术宗师

“你们可别小看李东这个人,他可是李元德手下头号猛将,为人固执,手握实权,惹毛了他,我国政局可会引起大动荡的,我看我们还是调查清楚再动手吧。”为首的那名汉子很谨慎的说道。

“别再对他用刑了,以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对他好吃好喝好招待,别怠慢了他,如果他和李东没什么关系,就给……”这名汉子在脖子上一横。

“如果有关系,小二,在这一个月里,你负责对他进行洗脑,主要方向就是,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对他用刑的,总之,大方向就是这样,别到时放他出去,再给我们惹场麻烦就不值当的了。”这些命令以很平淡的语气就颁布了下去。

被称为小二的那个用匕首削着指甲的人一听,连忙站起身来,一个立正然后答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看到这里,项清溪收回神识,因为他已经在这别墅的地下室里,看到了被控制在一个十字架上的小七,心里虽然着急,但是他感觉到了这四个人的危险,既然确认小七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项清溪就悄然的起身,想离开了这片别墅区。

巫王应该就是孙立身边的那个孔德馨,那是个恐怖的家伙,能不遇到,暂时就不要遇到了。

想的确是这样,但是事情总是往想的另一方面发展。

项清溪光注意别墅那边情况,起身时,发现从身后的小道上,走来两个人,一个年轻人,目光中带着狠毒,面色透着灰白,旁边一个是个干瘦的老人,皮肤红润,目光矍铄。

项清溪看清后,连忙别过脸,怎么在这里遇到这两个人。

这片别墅是按风水学设计的,“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其地形是东低西高、后高前低,而这片别墅非常符合以上条件,可以说是昆市家居住宅,在风水学上的最佳选择区域。

(注:左边有流水的叫青龙,右边有长道的叫白虎,前面有池塘的叫朱雀,后面有丘陵的叫玄武)。因为这种宅型代表出官出贵,为旺丁旺财,家门繁荣昌盛之宅。

当项清溪面对别墅区时,他的身后就是一小片池塘,池塘边上有个小的树林,树影瞳瞳,早春清凉的空气透过树枝,穿过池塘边上的小路,沙沙地吹拂着池水。

那两个人从池边的小路走了过来,边走边聊,“义父,从小七家找到的那块和前一阵黑市上的是一样的吗?”

那个干瘦的老人微微一笑,手抚着花白的胡须说道,“正是,只是不知道这里会有多少这样的石头。”

“清除了那几个钉子户后,就让工人进场,进行封闭式挖掘,把整块地都翻过来,不就知道到底有多少了。”那个年轻人很随意的说着,好像动迁一片土地就像玩一样的随便。

项清溪听到这里,终于明白过味来,原来那块地就是孙立和孔德馨这两个人搞的鬼,什么开发,什么规划,都是骗人的,他们是打着开发和规划的幌子,来挖掘这里的东西。

项清溪想到这里,冷哼了一声,转身要走,“哎,你站住。”孔德馨突然抬头看着项清溪。

项清溪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走着,“说你呢。”孔德馨一个闪身,来到项清溪跟前,“你在这里干什么?”

项清溪停下脚步,打量着孔德馨,他比梦中见到时脸色好一些,“老人家,这是公共场所吧?不允许有人在这里吗?”

“那你刚才哼什么?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孔德馨的耳朵很尖,项清溪轻轻的一哼,都被他听的一清二楚。

“老人家?我哼不哼关你什么事啊?”项清溪面对孔德馨没有梦中时的那个压力,不过他现在没有梦中的万物之眼,所以,孔德馨是什么修为,项清溪并不知道。

“既然说不出来,那就别走了。”孔德馨伸手向项清溪的脖子抓去,那种石头关系到他将来的修炼,他不允许出半点差错,人命在他面前,如同草芥,如果不是因为杀了那些钉子户,会对那片动迁区域造成关注,他早就出手了。

孔德馨这一抓,项清溪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都被吸干了一样,有些呼吸不畅,这一抓如果正着,估计至少得没半条命,生命面前,其他都是次要的,没办法,项清溪只好心念一动,瞬间进了神珠。

孔德馨的这一抓登时落空,一个大活人在自己眼前消失,孔德馨止住了自己前倾的身体,扭头四下瞅着,眼中露出骇然的神色,“国术宗师?”

这时,孙立走了过来,“义父,那人呢?怎么不见了?”

“不知道,看来是国术宗师级别的高手。”孔德馨还是不敢相信,努力的感受着项清溪的去处。

“国术宗师级别?义父,你是说刚才那人已经超过了你的化劲期,达到了国术宗师级别?这不可能吧?”孙立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反问道。

“应该是的,能在一瞬间逃脱我的龙爪手,这世上没有几个,不是国术宗师是什么?看来是化了妆的老怪物?嘶,也不可能啊,我看的很清楚,此人年龄很小。”孔德馨像是在回答孙立的问题,又像在自言自语,他说完后,平静了一下神色,闭上眼,感受周围气流的波动。

不过这一切孔德馨都白费,项清溪进入了神珠里,怎么可能会被感受的到,在神珠里的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孙立和孔德馨的一举一动。

见孔德馨感受不到自己,项清溪长出一口气,就听孙立说道,“义父,此人应该很怕义父,不然也不会躲起来。”

孔德馨听闻,沉思一下,点了点头,“嗯,你说的有道理,我是身在局中,没看清这点,如果他不怕我,大可以和我大战一场,没必须躲起来了,不过此人的身法很奇特,可以在瞬间跑掉,这能力也不可小窥呀。”

孙立深以为然,四下瞅了瞅,“义父,那边有摄像头,看能不能录到这个位置,您放心,我会把这周边的摄像头都找人调出来,看一看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嗯,这事现在就去办,此人不除,必将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孔德馨有些紧张,他感受到了一丝危险,这是他下山以来,这么多年首次再次感受到了危险。

北京京都医院张文凯
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吉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海南治疗男科方法
泰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