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第九十四章大婚

2020/01/24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九十四章 大婚章节名:第九十四章大婚龙头,鹿角,麋身,牛尾,马蹄,周身覆盖着乌黑如墨的鳞片;在火红色的进阶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九十四章 大婚

章节名:第九十四章大婚

龙头,鹿角,麋身,牛尾,马蹄,周身覆盖着乌黑如墨的鳞片;在火红色的进阶法阵环绕下,一头不断逸散着远古苍凉之气息的古老巨兽就这样出现在了清舞的面前!

虽然眼前的麒麟个头远远算不得威武,甚至比清舞还要矮上一头,但却也难掩其身上无与伦比的强悍之气!

“咕咚”一声,清舞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煤球这可算是彻底大翻身了,一想起前不久她还拎着那黑不溜秋的小东西呲牙咧嘴地威胁着要把人家烤了,她就觉得自己是在发疯!

威武霸气的墨麒麟似乎对自己现在的模样颇为满意,忍不住高高地扬起了头,发出了一声兴奋高昂的咆哮;惊雷一般的吼声简直震得周围的树木都地哆嗦起来。

过了许久,似乎终于是臭美得差不多了,墨麒麟这才猛地抖了抖身子,在一团乌黑荧光的包裹下,将威武的身躯渐渐缩小下去;荧光消散,再度出现在清舞面前的,赫然是一枚八九岁的可爱正太!

只见这小正太大约有清舞一半身高,穿着一身墨色衣袍显得格外神秘;白皙可爱的娃娃脸上,还带着一丝婴儿肥,简直令清舞差点又要把持不住。

“嘿嘿,我变成人啦!”墨麒麟正太兴奋地查看着自己的人类身体,差点就要激动得手舞足蹈起来。

“唉,果然是小孩子,不就是化为了人形么?说到底还是幼婴期的奶娃娃一个!”凤轩双手抱胸,撇了撇嘴一副“我是成年人”的派头。

小正太一听这话可不乐意了:“我才不是呢!你看你看,人家的奶牙明明都换完了!”这话说完,还煞有介事地呲着牙对着凤轩比划起来。

凤轩一脸嫌弃地把头扭到了一边:“真幼稚!小孩子一边玩去!”

谁料,小正太却是不依不饶地巴上了凤轩:“我才不是小孩子!我要跟你一起玩!”

“跟我?”凤轩顿时愣了:这小家伙是傻子么?看不出来他不待见他么?

“哼!谁让你说我是小孩子的!我就要证明给你看!”小正太愤愤不平地握了握小拳头,满脸愤慨。

一边的清舞与卓希顿时被这两个家伙诡异的对话弄得有神:两个未成年的小孩子在争先恐后地发表着“自己不是小孩”的言论,真是好高深的话题啊……

“那什么……那谁……”面对着这么萌哒哒的小正太,清舞实在是叫不出煤球这个名字了,只得结结巴巴地这般叫唤道。

那小正太听见自家主人弱弱的呼唤声,猛地转过了头来,鼓着小脸撅起嘴巴:“人家明明是有名字的!人家叫墨齐!”

“墨齐?这是你自己起的?”这小家伙起名字的水平还不赖嘛。

墨齐却是再度嘟起了红艳艳的小嘴:“不是的!是……咦?是谁给我起的名字?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了?”他使劲地摇晃着脑袋,费力地思索着。

清舞霎时心下一顿:难道说,在墨齐很小的时候,是和自己的族人在一起的?

想起了处处透着诡异的绝地之渊,清舞再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五日时光一晃而过。

这一日,整个狐族忽然变得神秘无比,狐族的一众族长齐聚在圣地之外;而周围的树木枝干上,竟是挂满了喜庆的红绸,看起来一派喜气洋洋。整个狐族都知道,今日是他们的尊主大喜之日,但是奇怪的是,这尊主夫人的来历,却没几个人知晓。

大多数族长都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尊主夫人好奇得很,只因之前他们都或多或少地知道那日圣地之外发生的巨大变故,对于那个传言中力助倾煌大人重夺尊位的神秘人类女子,他们都是相当的好奇;紧接着,又传出了尊主大婚的消息,这令他们不得不把新娘的人选想到了这位强悍的人类女子身上。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分化掉倾凛的精锐势力,还能够赢得他们那位狂傲霸道的尊主大人的心?

“九越族长,青松族长,你们两位见过那个人类女子吧,可否给我们讲讲这位新夫人啊?”一位族长忽然想到了当日好像这两位族长也在,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九越听到这位族长的问话,表情霎时变得有些尴尬,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青松却是淡淡一笑,眼眸之中浮现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绝对配得上尊主。”

青松的话令其他的族长们惊叹不已,心中不由对于这位奇女子愈发地好奇了。要知道,青松在众位族长眼中一向是心高气傲,连倾煌大人的面子也照拂不误,可是现在,他竟然对一个人类女子发表了如此之高的评价?

与族长们期待万分的心情不同,此时此刻,倾煌的众手下们简直急得抓耳挠腮。

“尊主,夫人她什么时候过来啊?”阿华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盯着座位上气定神闲的某狐。

倾煌倒是不慌不忙,桃花眼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微微勾起了唇,完美的脸庞上尽是邪魅与自信:“急什么,她很快就会过来的。”

虽然通过契约感应到清舞现在的位置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也就是眨眼间的事情罢了;他知道,既然应了他,那么,她就一定会出现……

若是倾煌知道了清舞此时正在做些什么,恐怕会感动得立刻扑上来将她吻个天昏地暗;因为,她现在正在准备一样相当神秘的东西,想要给他个惊喜……

“呼!终于完成了!”

清舞抹了抹额上的汗水,满意地看着自己手上之物,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会喜欢的吧?真想赶快看看那妖孽的反应啊……

一直陪伴在她身旁的卓希望着清舞少有的娇羞笑容,心中再次涌起了那种莫名的感觉;悄悄地捂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偷望着她。

“宝贝,时间差不多了,要不要我过去接你?”某狐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邪魅的语声突兀地传入了清舞的脑海。

“咳咳,不用不用,我现在就去找你!”清舞急急应了一声,暗暗松了口气;真是好险,若是方才自己在做的事情被他感应到了,那她可就功亏一篑了。

卓希身形一晃,回到了清舞的召唤空间之中;而清舞则瞬间跃身而起,感应着倾煌的位置飞掠而去,不知不觉间,心情竟然莫名地激动起来,想要快些见到他,看看他身着大红喜服的样子……

族长们已经等待了许久,正当他们议论纷纷以为出了什么状况之时,虚空之中募地多出了两道强悍威严的气息,正在急速接近。

他们下意识地朝着两道气息的来处仰望过去,这一看之下,霎时心中大震。

半空之中相携而来的一男一女,堪称绝世之姿!

两人均身着红色喜服,男的邪魅,女的娇美,那一派闲适之态仿若闲庭信步,而实际上,却是瞬息之间便到近前。

一众族长们紧紧地盯着与他们的尊主牵手而来的绝美女子,目光之中满是惊艳:一身优雅别致的红色长裙将她姣好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火红的颜色,映得女子白皙的脸蛋透出了一丝丝妩媚的晕红,然而即便如此,却也无人能够忽略,自女子身上隐隐逸散而出的强悍气息;她,与身边的男子一样,也是一位天生的王者!

倾煌目不转睛地望着身旁与他十指紧扣的女子,一双红眸之中,是毫不掩饰的柔情与喜意:此生,能够遇见她,是他最大的幸运;今日,他们终于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终生伴侣,此生相伴,直到永远……

“倾煌,这喜服也太合身了一点吧?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清舞暗暗传音,语气中,有她自己都没能察觉的兴奋。

倾煌邪邪一笑,忽然由十指相扣转为紧紧地搂上她的纤腰:“我可是仔细丈量过的,当然合身。”

清舞本就红艳艳的小脸霎时变得通红一片:“你这妖孽!”

飞至近前,两人徐徐地降落在地,在早已等候两旁的手下们的簇拥之下,朝着圣地的洞口走了过去;倾煌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为了向上古狐尊先祖表达他的敬意。

周围的族长们聚上前来,齐齐躬身一礼:“恭祝尊主大婚之喜!”

倾煌唇角微勾,微微地点了点头;在他们的注视之下,拉着清舞的小手,缓缓地行至了圣地的洞口之外。

清舞好奇地四处张望着,有些纳闷地戳了戳身边站的笔直的某狐:“谁来主持我们的大婚啊?”

倾煌却是有点无奈地瞥了眼身边好奇宝宝一般的某女,话语中自有一股令人仰视的狂傲霸气:“你觉得谁有资格主持我们的婚礼?”

额,这问题倒是难住她了,若是上任尊主或者是她的爷爷在场,或许还可以有这个资格,可是现在这情况,还真没人有这个资格。

倾煌环视了一圈,随即淡淡开口:“今日召集你们,只是想让各位为本尊做个见证;今日,本尊便要与身边的这位女子,结成终身之伴侣。”

他微微顿了顿,随即拉了拉清舞的小手,与她相对而立;两人深深地凝望着对方的眼眸,在此时此刻,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

“我,倾煌,今日在狐族圣地立下誓言,与南宫清舞结为终身之伴侣,生死不离,死生不弃。”

男子庄严而郑重的话语久久地回荡在清舞的耳边,令她的一颗芳心狂跳不已;不知为何,喉间竟微微有些哽咽,她清了清嗓子,紧跟着他徐徐开口;声音有些不自觉的颤抖,语气却是同样的坚定真切。

“我,南宫清舞,今日在狐族圣地立下誓言,与倾煌结为终身之伴侣,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她其实不喜欢将生死之事挂在嘴边,但是今日,却情不自禁地立下了生死之誓言;也许对于本命契约伙伴的他们,这个誓言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效用,但是,今日的誓言,代表的却是与本命之契完全不同的意义。

从今日开始,他们就是真正的伴侣,不论是身是心,都将融为一体。

“哇!”

清舞还沉浸在这温馨幸福的氛围中难以自拔,脚下却募地传来了失重的感觉;下意识地抓住了离自己最近的依靠物,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被他横抱了起来。

周围的族长们也被两人之间简单而深情的誓言所感,正在百感交集之中,下一刻却是眼前一花,眨眼便失去了两位主角的身影;望着自家老大火急火燎地抱着新娘子腾空而起瞬间消失,倾煌的一干手下们顿时窃笑起来:老大可真是急啊!

“倾煌,我们是要去你的住处么?”清舞在某狐的怀里眨了眨眼,好像并没有预知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倾煌邪魅的笑意简直收都收不住:“是啊,娘子也急着过去?”

清舞眼珠一转,嘿嘿笑道:“对啊对啊,快点,我都等不及了!”憋着个大惊喜等了这许久,她可难受的很;而且经历了方才彼此的誓言,她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心意。

倾煌却是会错了意,还以为她对某件事情已经望穿秋水了,顿时一股邪火便“噌”地冒了出来,脚下的速度徒然快了一倍不止:“谨遵娘子之令!”

大婚了嗷嗷,大婚之后是什么捏?哦吼吼吼…

玉溪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延安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家癫痫医院正规
郑州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邢台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