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梦,5184

2019/09/14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生日宴会结束已是晚上十点,仙仙独自驾车回家,车到磨盘岭上突然熄火了。发动了几次都没发动起来,望着窗外黑黢黢的树林,仙仙发了慌,她后悔没有

生日宴会结束已是晚上十点,仙仙独自驾车回家,车到磨盘岭上突然熄火了。
发动了几次都没发动起来,望着窗外黑黢黢的树林,仙仙发了慌,她后悔没有听朋友的劝告,执意要连夜往回返,这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叫她如何是好!无奈只好给老公拨电话了。
“是我呀!”电话里,一个陌生的男子幽幽地说。
仙仙吃了一惊,赶紧挂掉电话,她以为自己打错了号码,又重拨了一遍。
“关仙仙,怎么不说话呢?”还是那个幽幽的声音。
“你,你是谁?”仙仙颤抖着声音问对方。
电话里传来叹息声,“是我!我等你二十年,终于把你等来了!”
关仙仙只觉得发根倒竖,冷汗刷地一下流了出来,惊悸使她要抽搐了,只觉得眼前一黑趴在了方向盘上。
一个青衣青裤的青年男子从树林里飘了出来,在车前站定,抬手一指,车门自动开了,关仙仙下了车,跟在男子的身后向树林里走去。
一束束惨淡的月光透过林梢如水般照在树林里的一片空地上。空地上矮草丛生,像一张厚厚的黑毛毯平蒙在上面,中间凸起一个圆圆矮矮的坟包,没有墓碑,没有花圈的残骸,如果不是在这个特别的地方,没人知道这是一座坟墓。
两人相对坐在坟边,一缕月光照在张幻白纸般的脸上,阴森凄楚。
“我在岭上等你二十年,就是想听你一句话。关仙仙,过去,你爱过我吗?”
“爱过吧,如果那叫做爱的话,也许我爱过你!”关仙仙诚实地回答他。
白纸似的脸上涌起一片红潮,一双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
“那么,现在呢?现在你还爱我吗?”
“不,现在我只爱我的老公刘大林!”
青年男子脸色变白,白纸一样毫无血色,眼睛里射出阴冷的光,“明白了。20115265184是我的电话号,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欠我的,我要他还回来。”一缕青烟在坟头环绕几圈,消散了。随即树林里响起几声凄厉的惨叫,借着惨淡的月光,仙仙看见在树杈上无数只猫头鹰瞪着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正盯着她

“啊”的一声,关仙仙被吓醒了,老公正 着胳膊搂着仙仙鼾声正浓。
“老公,我做恶梦了!”她推了推熟睡中的老公,“我害怕!”
老公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睡吧,没事的!”
仙仙怎么也睡不着了,梦中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20115265184”,想起梦中的情景仙仙觉得毛骨悚然,她睁着眼睛,蜷缩在老公的怀里,望着窗外黑黢黢的夜一直熬到鸡叫。
天亮了,仙仙才睡着。
2
2011年5月26日是个大晴天。
刘大林已经做好了早餐,见妻子的睡衣敞开着,一截酥胸露在外面,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半张脸,鼻翼微微翕动着,鼾声轻小均匀。四十多岁的仙仙依然性感十足,他情不自禁地走到床前俯下身来,轻轻地吻着酣睡中的仙仙。仙仙翻了个身,露出了胳膊,老公刚想把仙仙的胳膊放进被子里,却发现在手腕稍上的地方写着一串阿拉伯数字,老公觉得很奇怪,便把这个电话号码抄在了自己的电话簿上。
放好电话簿,回身再看时,妻子胳膊上的电话号码已经不见了,刘大林觉得奇怪,联想到昨天夜里,朦胧中,仙仙好像跟他说“做梦了,害怕”之类的话,老公决定把仙仙叫起来问问清楚。
仙仙醒了,她慵懒地躺在被窝里,迷迷糊糊就是不愿意起来。
“老婆,昨天夜里做梦啦?”老公试探着问仙仙。
“可不是吗!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再没敢闭眼睛,鸡叫了我才敢睡!”仙仙说。
“梦见什么了?那么害怕?”
“我梦见张幻了,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还说——”
刘大林一个机灵,打断了妻子的话,“一个梦而已,没什么可怕的!时间不早了,我去公司了。”
仙仙坐在床上,昨天夜里的梦境又浮现在脑海里,那一串电话号码真真切切地留在脑子里,“20115265184”,仙仙觉得诡异,觉得害怕,张幻幽幽的声音在她耳边萦绕着,强烈地敲击着她的耳骨,仙仙不敢想下去,跳下地,冲出了屋子,捂着耳朵蹲在院子里。
太阳已经爬上了东边的山脊,阳光斜照在仙仙的身上,“天亮,鬼魂早走了。”
仙仙站起身,进屋里去了。

仙仙将门窗打开,清新的空气让关仙仙的情绪稳定下了下来。坐在亮堂堂的房间里,仙仙从柜子里拿出相集,一本一本地翻看着,终于找到了三十年前高中毕业的合影照片。
她细细端详着一张张稚气的小脸,禁不住笑了起来。后排左起第三个是老公刘大林,紧挨着的就是张幻。说起老公和张幻高中时情同手足,张幻是个红脸大汉,虎背熊腰;刘大林细高个,文质彬彬。两人同进同出,同吃同睡,形影不离,被同学们戏称为“张飞与刘备”,不用说另一个桃园三兄弟就是关仙仙。张幻和刘大林来自于同一个镇上,刘大林的父亲是那个镇的副镇长,母亲是镇医院的大夫;张幻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母亲独自将他抚养长大。刘大林家的条件要比张幻家好得多,所以,刘大林经常接济张幻,张幻很感激刘大林,对刘大林十分尊重。关仙仙来自另一个小镇上,父母都有工作,是家里的老小。别看关仙仙长得漂亮,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但是,她是个知书达理,心地善良的女孩子。她从来没有看不起家庭条件差的张幻,对张幻十分友好,张幻也把关仙仙当成了自己的初恋对象,关系照顾她;刘大林也喜欢关仙仙,对关仙仙也是一往情深,三个人就这样谁也离不开谁。
高中毕业后,张幻考上了省银行学校,刘大林考上了本市的农校,关仙仙则考上了本市的师范学院。
刘大林和张幻都在追求关仙仙。常言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刘大林经常约关仙仙见面,关仙仙的感情逐渐倾向于刘大林,但是想到张幻,关仙仙又有点举棋不定,事情一拖就是两年,张幻毕业后分配到本市的一家银行做信贷工作,刘大林分配到家乡的小镇上做了一名农业技术员。
张幻和关仙仙工作的学校只隔两站地,张幻近水楼台先得月,下班后,两人经常吃饭看电影,他们的感情逐渐升温,关仙仙的感情天平明显地向张幻这边倾斜,但是想到刘大林,关仙仙同样举棋不定。三人的关系还是剪不断理还乱,选择张幻吧,怕伤害刘大林;选择刘大林吧,又怕伤害张幻,关仙仙真的是难以取舍。
转眼间,三人都已经是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大小伙子了,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一个个结婚生子,张幻和刘大林着急了,两个好朋友谁也不让步,表面上虽然称兄道弟好不亲热,但是,暗中都在较着劲,大有不追到关仙仙誓不罢休之势。
张幻已经晋升为信贷部主任,而刘大林还在小镇上做农业技术员,虽然工作清闲,但是在社会地位、办事能力上较张幻可差远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赶上省检查组下来检查,张幻因为违规放贷,不仅丢了工作,还摊了官司被判了两年刑。
张幻出事后,刘大林经常到江北监狱探望张幻,每次去都带着一些吃的用。回来顺便约关仙仙吃顿饭,把和张幻见面的情况讲给关仙仙,说到伤心处两人忍不住流下眼泪。关仙仙被刘大林的义气感动了,终于和刘大林确定了恋爱关系,三个月后匆匆地举行了婚礼。
他们婚后不久,张幻就死在了监狱。
后来刘大林和朋友一道开了公司,几年后就积累了上千万的资产,刘大林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民营企业家。
4
想起这些往事,关仙仙长长地叹了口气,她合上了相集,把它们放回到柜子里。
“20115265184”一串数字又出现在脑海里,“打个试试,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拿起了手机。
这时,电话响了,是老公刘大林打来的,“仙仙,我去省城签一份合同,一会就走,晚上你要是害怕找个人来陪你!”
“知道了,要注意安全啊!”仙仙对着电话又叮嘱了一句,“少喝酒,早去早回!”
刘大林答应着,挂掉了电话。
公司开得越大,老公越忙碌一天到晚不得闲,眼瞅五十岁的人了,还得四处奔波,“唉,这钱赚多少才算多啊!”仙仙倒羡慕起那些普通人的生活,夫妻二人守在一起,吃完了饭,出去打打小麻将,喝喝茶水,聊聊天,轻轻松松,自由自在,那样的日子多好啊!
仙仙知道,老公是做大事的人,怎么会甘心过平庸的日子,当初白手起家,拳打脚踢,几十年打拼创下这份家业,不继续努力,哪行啊!慢慢熬吧,干不动了自然就不干了。
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放下电话,仙仙来到餐厅,粥盛在碗里,餐桌上摆着四碟小菜,酱豆腐是仙仙吃的,糖醋黄瓜仙仙百吃不厌,芹菜土豆丝炒得恰到好处,尤其白瓷碗里的蒸制出来的辣椒鸡蛋酱,做法虽然简单,却是白米粥的配菜。仙仙食欲大开,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忽然想到有半个月没去探望张幻的母亲了,便匆匆吃完饭,开着车来到镇里的敬老院。
敬老院小二楼建在镇外一个小山坡上,蓝色的外墙涂料刚刷上不久,鲜红的彩钢瓦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小二楼的四周是一片果林,一颗颗指甲大的小青果缀满了枝头;再往后是一片浓郁的松树林顺山势铺开与蓝天相接。楼前的大花坛里鲜花绽放,鸢尾花、唐菖蒲、玉簪花、晚香玉、紫茉莉、太阳花,鸡冠花、凤仙花等,红的像火,粉的像霞,姹紫嫣红,生机勃发。
张幻去世后,刘大林一直像亲儿子似的照顾张幻的母亲,不仅负担了老人全部的生活费用,逢年过节还把老人接到家里。老人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每况愈下,刘大林夫妻要接老人来家里方便照顾,但是,老人说和他们一起生活太不自在,执意不肯。为了张幻的母亲能安享晚年,刘大林便与镇政府商议,出资建一座敬老院。敬老院建成后,张幻的母亲与其他几位孤寡老人住进了这座别墅式的小二楼里。敬老院的院长是张幻的一个远房表妹,平时和张幻的寡妇妈妈很谈得来,有她陪着,老太太一点都没感到寂寞,刘大林也就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了。
仙仙的车顺着一条银灰色水泥路直接开到敬老院的院子里。
张幻的老母亲正和几个老太太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见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开进院子,便站了起来,向前迎了过来。关仙仙像亲生女儿一样搂住了老太太的肩膀,亲热地问寒问暖。老太太笑着连声说好,惹得其他的几个孤寡老人眼里全是羡慕与嫉妒!
关仙仙挽着老母亲的胳膊回到了房间。
老太住的是单间,白底粉花的床单被罩搭配同色的窗帘,挂在墙壁上的液晶电视下一个精美的大鱼缸,几条红色的金鱼在清澈的水里悠闲地游弋着,几株碧绿的水草在水中轻轻摇曳;阳关透过白丝窗纱照在房间里,室内犹如春天般温暖清新。
“妈妈,还需要什么跟我说,我马上去给你买!”环视室内,仙仙问老太太。
“啥都不需要,挺好的!”老太太说。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仙仙问。
“这的伙食很好,我啥也不馋,别费心了!“
“我是您的女儿,应该的!您千万不要客气!”
老太太笑了,拉着仙仙坐在床上。
“妈妈,我梦见张幻了!”仙仙说,“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我清清楚楚地记得20115265184,你说怪不怪!”
“唉,死了二十年了,别再想这些事了!”老太太劝仙仙,“你和大林好好过就是了!”
“我总觉得怪怪的,张幻好像要暗示我什么!”仙仙若有所思地说。
“昨天晚上,我也梦见他了!唉,二十年了,次梦见儿子!”老太太说着,红了眼圈,“可怜的孩子,还有什么想不开,放不下的呢!”
看到老太太这个样子,仙仙心里酸酸的,她理解老人的心情,尽管二十年过去了,但是别说当娘的,就是仙仙想到张幻也禁不住要掉眼泪。
仙仙坐了一会,说:“妈妈,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老太太把仙仙送上车,望着仙仙红色的轿车走远了,她转身回到房间,捧着张幻的照片突然哭了起来。“儿子,有什么冤屈跟我说清楚,不要再想着她了,仙仙不属于你的,放下吧!”
忽然,她想起关仙仙说的电话号,老太太挽起袖子,胳膊上清清楚楚一排阿拉伯数字,她轻声读着:“20115265184”,她记起来了,这串数字和刚才关仙仙说的电话号码是相同的,她大声喊着远房外甥女,“英子——英子——”
敬老院的院长英子跑了进来。英子是一个三十五岁的小寡妇,人长得清清秀秀的,说话办事很爽快。
“老姨,叫我啥事啊?”英子问。
“找点纸给我把这个电话号码抄下来。”
英子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不一会就回来了。她便抄写边说:“老姨,哪来的电话号码呀?谁给你写到胳膊上的?是仙仙姐吗?”
“不是,是你张幻哥写的!”老太太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英子的手一抖,碳素笔从手里滑落下去。
“老姨,你可别吓唬我呀!”英子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哦,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你张幻哥来了。他给了我这个电话号码,我怕忘了,写在胳膊上了!”望着英子,老太太认真地说。
“是做梦吗?那这个电话号码怎么现在还有呢?”
老太太猛然醒过腔来,“是啊,这个电话号码是怎么回事呢?”老太太问英子。
“我哪里会知道啊!老姨,你整的神神叨叨的,我可害怕呀!”

共 877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恶有恶报,善有善果,欠了人家的总是要还的。因为嫉妒,因为欲望,刘大林竟然设计陷害自己的好兄弟,这个阴谋一直等到二十年后,那个恐怖的数字出现的时候人们才知道真相。20115265184——2011年5月26日我要他死!恐怖的数字暗藏杀机,是魔鬼的诅咒,还是人为的阴谋?小说文笔老练,故事情节悬疑四伏,紧扣人心。推荐阅读,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10-16 07:51:52 非常精彩的作品,跌宕起伏,令人为文中的主人公捏了一把冷汗。欣赏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感谢赐稿江山。 联系QQ:1071086492成人拉拉裤正确用法
宝宝一只眼睛眼屎多
急性心梗休克的主要原因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