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六道犁天 第一卷 征战鬼界堡 第一六七章 火星上的鬼脸

2020/01/16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六道犁天 第一卷 征战鬼界堡 第一六七章 火星上的鬼脸“小叔叔,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姬灵问道。“还有几日就是鬼节了,我要回一趟阳间

六道犁天 第一卷 征战鬼界堡 第一六七章 火星上的鬼脸

“小叔叔,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姬灵问道。

“还有几日就是鬼节了,我要回一趟阳间。”又是两年没有见父母,江东很担心他们。

“小叔叔,那我怎么办?”姬灵撅着小嘴,秀唇润泽,灵动出尘。

江东看了看几人,最终还是对金驴道:“老金,待我还阳那日,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一旦发生危险,就进入人魔地府。”

金驴呲着大板牙,打了个响鼻叫道:“让他们跟着我比跟着你安全多了。”

数日之后,天门大开,虽然鬼界堡已经没有冥府管理,但还阳的大门还是会按时开启。

江东告别几人后,如雨燕般一飞冲天,直接穿过了天门。在昆仑山地府大门内一直等到太阳下山,随后群鬼冲出大门,向四面八方飞去。

轰!

一声音爆炸响,惊的群鬼震颤纷纷看来,但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甚至连江东的影子都没有捕捉到,十倍音速,太快了。

几分钟的时间,江东出现在家门口,还未进门就感觉到有些异常,家里好像很热闹。仔细看了下大门外以及院墙上的阵纹,没有任何破坏,这是上次返回鬼界堡前江东刻下的,就是用来防止鬼物骚扰。

“江大哥,嫂子,求你们不要赶我们出去,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一个女子嘤嘤的哭声传来,应该也有四十多岁了。

“妹子,我们不是不想帮你们,我们家孩子在阴间也只是个小鬼,而且已经两年没有回阳了。去年你们也过来了,应该知道的。”江东的妈妈方翠劝慰道。

“大嫂,大哥,我是个天体物理学家,是个地地道道的科研工作者。在闹鬼和科学之间,我会义无反顾的选择科学。但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我的科学观几乎彻底崩溃了。但我对科学的追求依然还在,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所以我要活下去。只有在你们这里才能活下去,求你们今天收留我们一晚。”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出,虽然有些紧张,但逻辑还是非常清晰。

江研叹了口气:“钟成旭兄弟,你们想留在这儿就留在这儿吧。”

“谢谢大哥,谢谢大嫂。小涛快来谢谢叔叔阿姨。”钟成旭夫妇大喜,急忙道谢。

江东走进房间,看到父母无恙,虽然略显老态,但身体还不错。两年未见,江东已经跨越了一个大期,肉身更是达到了圣级。对于阴阳两界的道则漏洞,现在看的更加清楚了。

“爸,妈,我是小东,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在心里说就好。”江东如今的修为,已经随时随地可以操控声音穿越两界。

江研夫妇都是微微一震,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比听到儿子的声音更开心的事情了。俩人激动的都在心里不停的说起来,生怕一停下儿子就消失。好在江东可以清晰的分辨每一道传入耳中的声音,不然就乱套了。

事情的经过江研夫妇没有讲的太细,因为有些重要的细节,钟成旭说什么都不讲出来,说是涉及到绝密问题。

大致的经过是这样的,钟成旭原本是个普通的天体物理学家,近些年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火星。去年鬼节前的两个月,有一天钟成旭在观察火星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事情。

但让他更加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发现给他带来了无尽的恐惧和烦恼,像是开启了潘多拉魔盒。他经常看到鬼,甚至几次差点被鬼杀死,对于他这种普通人,这简直像掉入了地狱一般,已经没法活了。

期间钟成旭的老婆也请过看风水的,甚至茅山道士,一开始两次还有些效果,到了后来连茅山道士都受到了波及,有几位道士没多久就离世了。口中念念有词,不停喊着恶鬼、恶鬼!

不知两人从哪儿打听到江研家可以辟邪,所以去年鬼节的时候,钟成旭一家就来到江研他们家躲灾,同时还带来了一位茅山道士,那也是死的第一位法师。那次江东设下的符纹并没有挡住那只恶鬼,倒是那位道士拼了性命救了他们一命。

“他们明知道我们家不能辟邪了,为什么还要赖在这儿不走,这不是给我们家引来祸患吗?”江东有些愤怒道。

方翠叹了口气:“他们也是吓坏了,能抓住根稻草就抓一根。”

江研补充道:“他们主要还是想让你跟那些缠着他们的鬼说说情,放过他们一码。”

江东对这一家三口非常反感,太自私,为了自己不惜牺牲别人,太不是东西!若非江研刚刚提到了火星,他第一时间就会把那三口踢出大门。火星太敏感了,尤其他刚刚从白起府出来,见证了萤火古星的不凡。或许此人真的发现了什么,说不定对自己就有大用。

啵!

一朵死不了从地下钻出,江东随后借助死不了穿越两界,第一次真身出现在阳间,这是他对人花功能的最新发现。

“儿子!!!”江研夫妇时隔八年再次真正触摸到江东,激动的差点晕厥过去。

“孩子,你可真是想死妈了!”方翠剧烈颤抖的双手不停摩挲着江东的脸庞和肩膀。

“儿子,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为什么去年没有回来。”江研担心的看着江东,八年了,江东一点都没变,这让他们欣喜过望。

钟成旭一家三口看到江东,已经吓得缩在了角落。江东抱着父母良久才分开,请父母落座后,江东直接坐在圈椅上,目光逼视着一家三口。

“明知道我爸妈帮不了你们而且还会威胁到我爸妈,你们还赖着不走,真不要脸。”江东直接骂道。

“你骂谁!?”那家十八九岁的小子当即就不干了,虽然害怕,但那股横劲还是飙起了起来。想来平时也是被宠坏了,估计就是熊孩子长大了。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那小子脸上,抽的他直接飞到了屋门外,疼的他吱哇乱叫,口中还在不停的骂娘。钟成旭夫妇急忙爬过来求情,同时呵斥那小子闭嘴,但这孩子发起火来根本不怕这夫妇二人。

“想让我帮你可以,必须先让我帮你教育教育你儿子。”江东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屋外,紧接一把提起那小子冲向高空。

“啊……,救我!救我!救我!”两个人在千米高空极速升降,彻底将这小子吓破了胆,连尿都出来了。

嘭!

江东一脚将那小子踢出去十多米,直接滚到了庭院角落里:“这个世界不都是你爹妈!过来!”

“大哥我错了,大哥我错了!”那小子连滚带爬,吓得都快瘫软了,用了将近五分钟才爬进房间。

“趴那里,不要让我听到你发出一点动静。”江东冷声道,刚才打的非常出气。江研夫妇虽然心疼,但也不敢多说一句,面对江东,简直就是凡人和神灵的差别。

“大哥大嫂……”钟成旭夫妇小声喊了句,他们怕江东再动手。

江研夫妇没有说话,虽然钟家人很可怜,但他们更不想江东涉险。毕竟去年的那场斗法让他们心惊胆战,想杀钟家人的鬼太厉害了,而且不是一只。

“我父母被你们连累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胁,你还有绝密信息不可说。马上全部交代,否则带着你们的傻儿子滚出去。”江东对他们一点不客气,毕竟这家人的做法也有点太损。

钟成旭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可能打开了阴间的大门。”

这句话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除了江东比较平静外,其他人都是惊掉了一地下巴。谁曾想,这名天体物理学家坚持保守的秘密,一上来第一句就这么具有杀伤力。

“你不是天体物理学家吗,也相信有阴间?”江东随口问了句,端起老妈给他包的饺子。

“所谓科学,就是基于物质世界研究非物质形态的规律。如果冥界是真实的世界,这又何尝不是科学发现?”钟成旭对科学有极高的信仰,在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非常严肃认真。

“嗯。”对于钟成旭的解释,江东还是很认可:“接着说,你怎么知道那是阴间大门?”

“我也无法确定。只是看到了火星表面出现了一座鬼面山,面朝天空,獠牙阔口,狰狞可怕。”钟成旭陷入回忆的状态,依旧可以看出当时的心惊肉跳。

“有多大?”

“非常大,我当时推算过,那张鬼面足有青藏高原这么大。”

“嗯。”江东并没有钟成旭预想的那么吃惊,毕竟在鬼界堡生活了八年,那里的世界太大了,在加上他如今十倍音速的速度,青藏高原确实不算大了。

“那张鬼面虽然非常恐怖,但却深深吸引了我。我盯了他足足三天,测算了各种数据。本来还有其他的项目要推进,但第三天的时候,鬼面双眼发出两道血光,然后就消失了。我感觉它看到了我!”钟成旭越讲越害怕,最后抖若筛糠,紧紧抱着老婆孩子。

“然后就有各种鬼怪盯上了你?”江东抓起一个老爸买来了的驴肉卷饼,吃的不亦乐乎。这一副轻松自如的状态,让钟成旭迅速冷静了下来,他心里多少有了些底。

玛纳斯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长兴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安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廊坊治白癜风费用
西宁治疗白癜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