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灵镇村的土地纷争

2019/07/13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灵镇村的土地纷争8月17日,村民们要求村委副主任冯春安(左一)给一个说法。●村民代表投票决议留用地搞“联合开发”●数百村民表示反

灵镇村的土地纷争

8月17日,村民们要求村委副主任冯春安(左一)给一个说法。

●村民代表投票决议留用地搞“联合开发”

●数百村民表示反对并要求卖地分钱

●纷争引发冲突区政府紧急叫停招投标

南都讯 面积74.3亩的长围留用地应该如何开发?围绕这个问题而引起的纷争,打破了新会灵镇村的平静。

在城市化进程中,因土地问题而起的纠纷已屡见不鲜。在村民与村委会对垒的过程中,几乎都是前者反对后者卖地。不过,新会会城街道灵镇村的绝大部分村民却一反常态,近这段时间,数百村民积极奔走在新会区、江门市等多个部门上访,反对村里与地产商联合开发,请求将留用地卖掉分钱。因为在村民们看来,这种“联合开发”存在诸多猫腻,而卖地分款更能保障每个村民的实质利益。截至目前,灵镇村民与村干部之间的纷争还在继续,冲突依然不时发生,新会区政府已经紧急叫停“联合开发”,责令村委依法办事的前提下充分尊重民意。

一块留用地将“联合开发”

今年6月26日,灵镇村召开第五届第十次村民代表大会,讨论的议题只有一个,即长围留用地的开发问题。在本次会议上,三分之二的代表们同意将土地对外招标进行联合开发。

长围留用地面积74.3亩,并不是灵镇村的留用地,但却已经是村里的一块留用地。有村民向南都介绍,此前已经有留用地被“联合开发”模式换回了很多商铺。但是,正是因为此前的留用地开发问题,让村民开始有了反对“联合开发”的理由。

在我国,由于急速的城市化,导致了很多农村集体用地被国家征用,在这个过程中,会按照一定比例留一些土地给村集体,用以发展第二三产业,以保障失地农民的安置。,这就是留用地的来源。

村民吴楚权说,长围留用地是2003年8月,新会国土部门征收灵镇村的土地用于建设新会汽车总站和南新区,根据政策安排给该村的49533㎡(74.3亩)的集体建设用地。多年来,随着会城城市化推进,灵镇村已经成为会城中心城区所在地,用村民的话说“全村的土地都被征光了”,而这块位于城区中心地带的黄金之地,如果利用得好将会给灵镇村民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

当村民代表大会的“联合开发”决议在村内传开之后,引发了绝大部分村民的反对。“那是我们村一块留用地,自然都很关注。”

一份如何开发长围留用地的《协议书》,激起了绝大多数村民对联合开发的愤怒。

南都看到了这份引发愤怒的协议书。协议书在2004年3月10日签订,签订双方分别为灵镇村委会和新会区圭峰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协议上表明,双方约定联合开发长围留用地,计划建设灵镇村综合商业中心。灵镇村以土地作价投入,换取商铺作为投入回报。具体标准为,每亩土地补回130平米的商铺。

“每亩才130平米,这标准也太低了,开发商和村干部是不是私下达成了协议?”吴楚权说,村民将协议书大量复印在村民间传阅,为何作价这么低,村民都不理解。

反对联合开发的村民们

2004年签的这份协议,引发了村民对村委会的普遍不信任。从7月份开始,村民们就四处信访,要求村“两委”停止这种有损村民利益的做法。而由此引起的村民与村干部之间的激烈纷争亦不时上演。

7月10日,为平息村民的怨气,灵镇村委会发出了《致村民一封信》。在这封信中,灵镇村委会表示,由于当年国有土地市场价格每亩70万-80万元,因此才有“每亩换取130平米商铺”的协议,由圭峰公司出资金开发,此外该地块至今都未转为国有。

据称,目前灵镇村已经向圭峰公司提出按照“三资”管理的规定,重新对外招投标进行开发建设。而灵镇村支书吴炳炬说,如今重新开发,肯定不会按照9年前的标准,村民们存在误解。

在这封公开信中,灵镇村委会还提出了构想方案,即将“联合开发”的补偿标准提高到每亩190平米商铺。村委会还算了一笔账:假设每亩换回190平米的商铺,74 .3亩留用地换回的商铺就高达1.4万平米,以保守市场出租价计算(每月每平米30元计),每年约能给村里带来500万的收益。

不过,村委会这一番美好的愿景依然没有征服村民们。“我们不想要商铺了,我们村里的商铺已经够多了,‘联合开发’其实就是个幌子,村干部的那些话已经不可信。”另一村民梁堂进说,先前的留用地,村委会都以“联合开发”的模式换回了很多商铺,但至今村里没有向村民公布这些商铺在那里,租金收益究竟有多少,而到年底,村民们几乎没有一分红利。

“我们经过打听,终于找到了一些商铺,但大多都是处于偏远位置,比如叠翠苑那个楼盘的铺位,好多都没出租出去。”在村民们看来,在联合开发中,村干部与开发商或存私下协定,以集体损失换取个人利益,所以换回的商铺都是较冷的偏僻角落,既然之前的这些商铺都没有给村民带来实质性的利益,那现在当然不能再要商铺。

村委会强行招投标激起更大反弹

8月5日,广东省招标投标监管、新会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信息等均贴出了一份招投标公告,灵镇村委会欲按照原计划强行开发,在此之前,村委取得了新会区发改局的核准意见。

但让村干部们没想到的是,此举激起了村民们的更大反弹。从8月6日开始,灵镇村数百村民便开始四处上访,通过在村委、街道办、区政府以及江门市政府、国土等部门拉横幅的激烈方式,来阻止“联合开发”。

8月19日这天下午,数百村民更是把村委会围得水泄不通,他们拦住村干部讨说法,导致村委主要负责人不得不将办公室挪到会城街道办。

“我们确实提出把土地卖了分钱,也有提出建设为商住楼,每家每户分住房,我们都认为这比换商铺好。”村民周根暖说,按照现行土地价格作价拍卖,谁也无法“弄虚作假”,钱分到手,村民们也安心。

同时,村民们也非常赞成现任村委会副主任冯春安在5年前提出的一套方案,即不换商铺换住宅,按照当时在册人口计算,全村每人可以分配到18平米的住房,当时市场价值约4.5万。南都了解到,冯春安时任灵镇村主任,他在当年告村民一封信中还写道:“如果按照上届2004年与圭峰公司签订的‘协议书’,只收回极低的补偿物业,等同贱卖土地,而我提出的‘意向书’与‘协议书’对比,加之相差近5000万”。

对此,冯春安近接受南都采访时称,他当时的想法是好的,但却没有得到村“两委”干部以及“上面”的通过。那么,在商铺与住宅之间,究竟那种方式对村民更有利?冯春安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一味表示“这都是(村干部)集体表决说了算”。

针对冯春安所谓的“集体表决”,村民们认为,这个“表决”不光是村干部或者村民代表的表决,而是全体村民共同开会表决。“无论那种方式补偿给我们,我们只希望能够实现自己的知情权、表决权,我们反对,就是反对村干部专制。”灵镇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说,他们查阅了相关法律法规,按照《广东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规定》第九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权力机构是成员大会,凡涉及成员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项,必须提交成员大会讨论决定”。

深入调查牵出两块闲置地

2004年就签订了开发协议,为何至今土地还空置?南都在调查中发现,就在长围留用地附近还存在另外两块闲置地,村民们说,这都是他们村的土地,但至今已经闲置了10多年。

“你看,这么大一块地,早就办好用地手续了,开发商为何不开发,故意囤地圈地?”吴楚权说,这块地原本也是村里征地的留用地,他们到国土局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这块55亩的地块早在2003年就办理了用地手续,土地使用权登记卡上除了灵镇村委会外,竟然还有“新会金超实业有限公司”,而上述长围留用地的土地证上也有圭峰公司的名字。

“按照相关规定,必须有全体村民的签名,才可以办理土地使用者变更的手续,为什么我们的土地上就写上了别人的名字,我们自己都不知情?”

此外,临近长围留用地还有一块面积约10亩的闲置地,采访时亦是杂草丛生。村民们只知道这是10年前,新会区交通委员会征用灵镇村土地用来建设汽车总站,后来剩下了这10亩。“既然是闲置地,那按照相关政策就应该收回。”灵镇村民们说,不希望自己的土地成为开发商的摇钱树。

对此,村支书吴炳炬表示,长围留用地之所以迟迟未开发,主要原因还在于政府规划的变动。起初是打算建综合商业中心,构想打造成不锈钢制品城,但后来这个项目移步到司前,所以就搁置了。约在2008年曾迎来零售巨头沃尔玛的青睐,打算在此建大型商场,但沃尔玛只买不租,所以再次搁浅。原村委主任冯春安置换房产的构想为何没有得到通过?吴炳炬解释说,因为长围留用地的规划用地性质是“商业”,而非“商住”,所以根本就无法在此建住宅楼。

如今重新开发,肯定不会按照9年前的标准,村民们存在误解。

———村支书吴炳炬

我们不想要商铺了,我们村里的商铺已经够多了,“联合开发”其实就是个幌子,村干部的那些话已经不可信。

———村民梁堂进

我们确实提出把土地卖了分钱,也有提出建设为商住楼,每家每户分住房,我们都认为这比换商铺好。

———村民周根暖

部门回应

国土局确存闲置土地责令限期开发

针对村民的疑问,新会区国土分局表示,长围留用地用地报批程序合法,手续完备,属于集体建设用地,土地所有权为灵镇村委会集体所有,闲置土地处置办法是针对国有土地,所以该宗地不属于闲置土地处置范围。

至于为何土地使用者中有圭峰公司,国土局解释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条的相关规定,灵镇村集体经济组织以土地使用权联营的方式办企业,该宗地当时已联合办理项目、规划许可批准文件,并联合申请办理了该宗用地的报批手续。

而对于其余两地块,国土部门承认存在闲置。关于上下邓地块,国土部门资料显示:用途为商业、商品住宅及配套设施用地。至于该地块为何一直闲置,经向规划部门了解,造成土地使用者不能动工开发,主要原因为该宗地上有一组11万伏高压电线在其上空穿越,其上报的规划设计方案未获批准。此外,新会汽车总站的10亩闲置地原用地单位为新会区交通局及江门市八达公路桥梁发展有限公司,后于2009年收回作政府储备土地,并于2009年通过公开挂牌出让给江门市江宁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土地用途为商务金融用地。“该宗地被我局认定为闲置土地,已采取限期开发方式处置”。

区政府已经叫停招投标要求村委充分听取民意

灵镇村民集体信访后,新会区委、区政府及有关职能部门高度重视,多次召开联席会议以化解矛盾纠纷。新会区政府日前给本报发来通报称:区政府已派出工作组听取村民诉求,引导村民依法依规理性表达诉求。同时,要求灵镇村委会依照国家有关土地政策法律及《村民组织法》的有关规定,做好留用地的处置工作;此外,特别要求灵镇村委会充分尊重民意,必须暂停项目的招投标,再进一步广泛听取群众诉求和建议,由全体村民表决开发方式。

新会区政府表示,为维护灵镇村的大局稳定,会城街道办将因应实际采取如下措施。一是继续做好灵镇村民的协调工作,重点引导村民合理运用现有村集体留用地资源,发展村集体经济,增加村民收入。二是约见重点信访人员,听取他们的诉求,引导他们通过合法途径表达意见,并加强法制宣传教育,引导他们理性反映情况。

6月26日灵镇村召开了第五届第十次村民代表大会,决定长围留用地联合开发。

7月份开始“联合开发”决议遭村民们反对,要求村“两委”停止这种做法,由此引起的村民与村干部之间的激烈纷争亦不时上演。

7月10日灵镇村委会发出《致村民一封信》。提出将“联合开发”的补偿标准提高到每亩190平米商铺,每年约能给村里带来500万的收益。

8月5日灵镇村委会欲按照原计划强行开发,在此之前,村委取得了新会区发改局的核准意见。

8月6日开始灵镇村数百村民便开始四处信访,通过拉横幅的激烈方式来阻止“联合开发”。

8月19日下午数百村民把村委会围得水泄不通讨说法,村委主要负责人将办公室挪到会城街道办。

日前新会区政府日前给南都发来通报称:特别要求暂停项目的招投标,由全体村民表决开发方式。

手记

村民需要的是知情权和参与权

截至目前,灵镇村民与村干部之间的纷争还在继续,冲突依然不时发生。在历时半个多月的调查中,无论是灵镇村民还是村干部,他们口中都提到“利益化”,既然大家目标一致,那问题究竟出在那里?

采访中,村干部一再强调,用土地换取商铺的“联合开发”,是该村集体经济科持续发展壮大的保障,并列举出了多个数据:该村叠翠苑商铺每月租金高达184529元,其余物业每月租金123582元,仅这两项每月租金就高达30多万元,而这也正是该村养老金福利、幼儿成长助学金、合作医疗、残疾人补助等资金的源泉。但是,一些村民却反映“从来没有见到村委公布这些数据”。

采访中,也有村民告诉,卖地分钱看上去确实是在“杀鸡取卵”,但就以往的经验而言,他们根本就未见到商铺带给村民们的利益,也不知道近这10多年来村委是通过什么方式卖地的。用村民的话说,“表决”不光是村干部或者村民代表的表决,而是全体村民共同开会表决。作为土地的主人,希望能够实现知情权和表决权。

但是,纵观近年来城市发展征地的现状,有多少是完全通过全体村民集体参与决定的?灵镇现任村支书吴炳炬亦向坦言,在以往的征地以及签订联合开发协议过程中,确实存在与村民沟通不足的问题,从而导致“现在无论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

村民们说了:“我们反对,就是反对村干部专制”。那既然迟早都要出来解释,为何不把解释工作做在前面?如果村委会班子都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还全体村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后面苦口婆心的解释还有必要吗?

采写/摄影:南都唐波

石嘴山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益阳有哪些医院
昆玉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忻州专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