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极狂潮 第四百零一章 【疯医阿德里娜】

2020/01/16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武极狂潮 第四百零一章 【疯医阿德里娜】“听着,我可不是认为她的医术比我更强!”怪医路德生怕罗枫误会,还特地解释道:“她专精另外几个我

武极狂潮 第四百零一章 【疯医阿德里娜】

“听着,我可不是认为她的医术比我更强!”怪医路德生怕罗枫误会,还特地解释道:“她专精另外几个我稍微没那么擅长的医术领域,或许能够将期限多延长两年,不过,还是比我延长的三年时间要短,所以,给你主治的人是我,她只是一个副手而已。”

其实罗枫根本不介意怪医路德和那个女人的医术谁强谁弱,如果那个女人更强就更好不过了,但这话当然是不能说出来的,否则怪医路德肯定会暴跳如雷,于是罗枫只能唯唯诺诺。

怪医路德没有反悔,过得几天,罗枫又将第三阶段剩下的治疗过程全都完成之后,怪医路德就收拾好所有的设备,带着他离开了欧普城。

在走出下水道的时候,怪医路德还很是不舍:“唉,在这里过得还满舒适的,真的不想走呢!”

罗枫心道,这下水道有什么好的,暗无天日,又潮湿得要命,医者都很爱干净,除了怪医路德,或许没有第二个医者会有那么奇葩的爱好了吧?怪医路德要找的那个人,又会生活在哪里呢?

怪医路德的目的地,是一个森林中镇子,虽然不大,但是作为附近唯一的驿站,很是喧嚣,镇子中的冒险者往来不绝。而且,罗枫很快还发现,这里的娱乐行业极为发达,街道上几乎到处都是酒吧。

此时已经是夜晚时分了,几乎所有的酒吧都已经爆满,来自各处的冒险者在喝酒的同时也在高谈阔论,这是许多人共同的爱好。

怪医路德走进了镇子中央最为热闹的一个酒吧中,这让罗枫很是奇怪,因为怪医路德并不嗜酒,而且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风尘仆仆,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喝两杯的雅兴。

不过,罗枫很快就明白了怪医路德的目的。

酒吧柜台坐着一个富态的妇人,已经上了年纪,虽然保养得还不错,但脸上的皱纹也已经很明显了。柜台边上,已经堆了好几个空酒壶,看来都是被这老妇人喝光的,好杯中物的并非只有男性而已,有些女人同样很疯狂。

吧台中还有一位银白色瞳孔的萝莉少女,长得很是粉嫩清秀,在这乌烟瘴气的酒吧之中,就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显得那么的纯净无暇,也就十三四岁左右的年纪,但已经有了美人坯子的轮廓,她就站在老妇人的旁白年,端着酒壶帮忙斟酒。

“欢迎光临!”酒吧门口珠帘响动的声音让老妇人抬起头来,习惯性地堆上热情的笑容,不过,当她见到怪医路德之后,脸上的笑容却是立刻冷却了下去。

就在罗枫以为这个酒吧的老板娘是个势利之人,见到怪医路德邋遢得像乞丐那样,以为她没钱,态度才会转变得那么快这时,老妇人却是打了个嗝,很是不屑地道:“哟,还真是稀客,路德,你还没死吗?”

罗枫差点没跌倒,抹了把汗。

这酒吧的老板娘,竟然一口说出了怪医路德的名字,而且明知其身份,还这么不客气,她究竟是什么人啊?

难道,她就是怪医路德要找的人不成?罗枫曾经猜测过很多次,这个人会是怎么样的,但他绝对想不到,她会是一个酒吧的老板娘,而且看上去还是嗜酒如命的那种。医者在这方面不应该都是会比较自律的吗。

不过,路德这么怪癖,他要找的人,或许也正常不到哪里去吧……

怪医路德的脸沉了下去,反唇相讥道:“阿德里娜,这个不劳你费心,你就算死了十次,老子还会活着的!”

“说得也没错,好人不长命,坏人活百岁,怪胎遗臭万年,像你这样的怪胎,老娘应该想得到,肯定还要祸害这个世界很久的!”这老妇人嘴巴也是极为毒辣,骂人不待脏字。

怪医路德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他虽然有着怪医外号,但这个外号是别人所赠,事实上路德自己可不喜欢,现在老妇人左一句怪胎,右一句怪胎,让他简直气炸了肺:“老子就算再怪癖,至少还是有医德的,比你这个整天喝得醉醺醺再给人治疗的疯婆子好!”

“老娘喝酒怎么了,谁规定不能酒后进行治疗的?”老妇人冷哼道:“再说了,你什么时候看见老娘喝醉过,现在老娘就清醒得很,不过见到你这个怪胎之后,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两个人就这么吵闹了起来,完全没有半点前辈高人的样子,让罗枫不由得汗颜不已。前辈和这老妇的关系,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好啊,她会愿意帮自己吗?

那银白色瞳孔的女孩睁大了眼睛,同样很是吃惊,她知道这老板娘并非什么好涵养的贵妇,但跟了她十多年,却也从来未曾见过其如此失态的,心中同样揣测着她和这老者的关系。

两人针锋相对,都不愿示弱,争得面红耳赤,完全不像老人,倒像是两个小孩子似的,直到又有客人走进酒吧,这才停了下来。

罗枫得感谢那个客人,因为老妇接待完那个客人之后,两人的火气似乎消了些,老妇人又喝了两口:“懒得跟你计较,怪胎,找老娘做什么,有屁快放!”

和怪医路德一样,这老妇说话也是很粗俗,让罗枫有些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小子,你笑个屁!”老妇人立刻开喷:“都快全属性冲突,无药可救了,还不回老家等死,到处跑做什么?”

罗枫吃了一惊,这老妇人竟然也能够看出自己的全属性冲突,就算她说话再粗俗,再嗜酒,从这判断力来看,确实是高人没错,自己可不能得罪了她,不是每个高人都像怪医路德般能够容忍自己的无礼的。

怪医路德哼道:“既然你看出来就行,疯婆子,老子要你协助,控制这小子的问题,将他的斗气爆发多延迟两年!”

老妇人没有回答,斟起酒,又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等她喝了两杯,还是没有出声,怪医路德终于是沉不住气了:“喂,疯婆子,你耳聋了啊,难道没有听到老子说的话?”

老妇人放下酒杯:“老娘耳朵灵便得很,如果没有听错的话,怪胎,你是在求我对吧?既然是求人,那就要有求人的姿态!”

“老子在求你?”怪医路德几乎是跳了起来:“疯婆子,你傻了吧,老子活这么久,什么时候需要求别人了?”

老妇人很是不耐地道:“既然这样,你来老娘的酒吧做什么,立刻带着这小子,滚出这里,不要妨碍老娘做生意,没见到我的酒吧生意这么好,老娘忙得很吗,没空和你这种游手好闲的人磨蹭!”

“老子游手好闲?”怪医路德又被激怒了:“老子到处行医,也不知救过多少人,而你呢,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对得起师傅生前的教诲吗?”

听到这里时,罗枫再次吃了一惊。

怪医路德和这老妇人竟然是同一师门的,可是关系为什么却是那么的不和睦呢?

“师傅的教诲,我时刻谨记在心!”提到师门,老妇人收起了轻佻:“用你那迟钝的双耳听听,这酒吧的客人说了些什么!”

罗枫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了,耳目十分灵敏,于是也凝神于耳,仔细聆听。

“这间酒吧还真是好地方,不管怎么喝,我都没醉过呢!”

“岂止这样,我在这里喝了几十年酒啦,非但没把身体喝垮,反而越喝越好了!”

“就是啊,每天早上醒来之后,都没有半点宿醉的感觉,神清气爽,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呢,这间酒吧还真是个福地呢,所以我每天都要来这里喝上几杯!”

“几杯怎么够,一定要喝到过瘾为止,来来来,我们干!”

“……”

罗枫讶异不已,同时也明白,这老妇人是通过开酒吧的方式行医,只是那些客人都不知道而已,还以为是酒吧给他们带来了好运。

怪医路德却是哼道:“谁知道那些是不是你请回来托?”

老妇人骂道:“托你妹,以老娘的医术,治疗这些家伙还不是轻松的事情,还用得着请托?”

“就算不是托好了,可是,这些人之中,有些是为善的,有些是作恶的,师傅难道没有教诲过你要分清善恶吗?这个我可是一直遵从着的,如果遇到的是作恶者,我绝对不会给其进行治疗!”对于罗枫的人品,怪医路德也是经过考察的,他救罗枫,并不仅仅是为了要解开那几个医局那么简单。在弗格斯无法解开那些医局,无奈地放弃,但是提出可以用优厚条件换取其解法的时候,罗枫提出免费相赠,只为了让弗格斯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当时怪医路德也是在场的,因此而认定罗枫绝对不会是恶人,后来才会在罗枫的全属性冲突之时出手相救。

老妇立刻反驳道:“师傅同样教过我们,医者父母心,就算这些人之中有些是恶人好了,但是他们也可能有妻子儿女,可能都需要他们赡养,如果这些恶人死了,他们的妻儿怎么办?”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救这小子?”

“你不是很厉害吗,自己救他就行了,何必要老娘插手!”

“……”

两人各执己见,争得不可开交,罗枫心道怪医路德的师傅也真是个矛盾的人,教的做人的道理都有着不同的标准,怪不得教出的这两个徒弟也全都不怎么正常。

宁夏人民医院宁南医院预约挂号
涞源县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江苏治疗妇科费用
岳阳白癜风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