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每个剧本穿一遍 44.娇嫩的小花儿

2020/01/16 来源:崇左信息港

导读

每个剧本穿一遍 44.娇嫩的小花儿微凉如今迫切的想知道给安鸣下药的人是谁,任君茹知不知道这件事,还是她跟别人合谋的?安鸣却有些发呆

每个剧本穿一遍 44.娇嫩的小花儿

微凉如今迫切的想知道给安鸣下药的人是谁,任君茹知不知道这件事,还是她跟别人合谋的?

安鸣却有些发呆,眼睛似乎就定在某一个点上。

微凉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哪怕明知道自己对安鸣没什么男女之情,也臊的老脸通红!

她为了装病大多数时候都是躺在床上的,有时候为了预防突发情况,安鸣来的时候也一样甚至还要把卧室外面的门打开,反正里间的情况别人也看不清,但在安鸣跟前她多少要比在别人跟前自在一些,所以她早上还是穿着睡衣的,如今她倚在床头那睡衣的领口随着她动慢慢就张开了,半个胸乳几乎都露在了外面,而安鸣盯的就是那个地方!

“你看哪呢!下流!”

安鸣被微凉吼的回过神一时间有些讪讪的,强自辩解道:“我一个正常男人,你又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我看你怎么了?”

微凉冷哼一声,三下两下就衣襟掩好,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任君茹当时在房中叫的那么凄惨,他到底有没有跟任君茹做?这个时代女子的贞操和名节可是珍贵的很!

“所以你这个正常男人才在春药的作用下顺势要了君茹?”

“谁跟你说我要了她?”

微凉无言,总不能说是因为她浑身光溜溜的躺在你跟前,到处都是印子,最主要的是那么多人都听见任君茹喊疼了,在微凉的意识里,她没见过猪走路但吃过猪肉,那啥科宁很疼吧?

“任君雅,你是在吃醋吧?”

安鸣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跑到微凉跟前,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微凉心中冷笑,两个月时间她就能爱上一个男人,那她怎么可能32岁还没嫁人?

她明明就是在考虑假如任君茹真的被破了那什么,这个时代对女子贞操又这么看中,电视剧中任君茹因为和自己的老师在一起怀孕了,就嫁给了那老师,假如她跟安鸣……到时候任家父母会怎么办,是不是还会再次像电视剧里面那样请求任君雅原谅,然后把任君茹嫁给安鸣做姨太太?

“若是你真的要了君茹的身子,恐怕我父母那边有些问题,君茹毕竟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

微凉没理会他那亮晶晶的眼神,安鸣却一瞬间皱眉:“清清白白的姑娘家会想着爬上我的床?”

微凉瞪他:“你还有完没完?”

她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任君茹的声音:“让我进去,我要见大姐!”

“二小姐,大少奶奶如今病的不轻,你这样大喊大叫会让大少奶奶休息不好。”

菊香板着脸跟任君茹说话,但任君茹等不及了,昨日发生了那样的事,姐姐还给气的吐血了,她原本就心中忐忑,但是没想到今天早上就有几个身材健硕的中年妇人,凶神恶煞的跑到她房间来,说要送她回家!

任君茹一下子就慌了!昨日她在姐夫房中的事情恐怕早就被那几个丫头传出去了,今日园中的丫环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肯定是安家人都知道了她昨日在姐夫房中的事,若是成了姐夫的人他们恐怕不会说什么,但是如今竟然要将她送走,那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来安家,这事如果传出去她以后还要怎么见人……

“大姐,大姐,我有话跟你说。”

任君茹扒着门死活不肯走,微凉和安鸣在内间听的清清楚楚,就听安鸣烦躁的说:“她真是阴魂不散!”

微凉早先跟安鸣说话的时候就让人去带任君茹走了,她和安鸣说送任君茹回任家,并不是征求安鸣的同意而是她直接这样做了,没想到还是让任君茹闹到他们房门前了。

“让她进来。”微凉跟安鸣说,毕竟现在她还是虚弱无力的大少奶奶。

安鸣瞪了一眼微凉不情不愿的朝外面吼:“让她进来!”

任君茹听见安鸣的话,心下一喜,双眼迸出激烈的光芒!原来姐夫也在!

行走间她那跟人拉扯而散乱的衣服此时更散乱了,青色的旗袍最上面的那几颗扣子不知什么时候解了开来,上面红红紫紫的几条痕迹那么明显。

自从昨日发生了那样的事,安鸣还没见过任君茹,此时看着这样的任君茹娉娉婷婷走进来,他心下一跳,赶紧别开眼,心想难道自己真的把人做了?任君茹却以为安鸣不好意思,脸上的表情更是楚楚可怜!

拉长声音凄苦的喊了一句:“姐姐!”双膝就重重的跪在了地上,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微凉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眉来眼去,心里面一咯噔,这情况可不太对,安鸣不是很厌恶任君茹吗?难道是看到自己蹂躏了这朵娇嫩的小花,所以现在心下不忍了?

她佯装虚弱的说了一句:“你起来说话吧。”

任君茹一边摇头一边掉眼泪:“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昨日是想跟你说说秋收宴的情景,就去了你房中,从来没想过姐夫就在里面,他还喝醉了酒……”

十六岁的小姑娘发育已经很好了,而旗袍本身就是紧身的,她一摇头,胸前起起伏伏波涛汹涌,微凉看的都有些着迷,更何况是男人,她看向安鸣,却见安鸣垂着眼睛,啧,媚眼抛给瞎子了!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如今我正跟你姐夫商量,怎样将这件事圆过去,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总不能让人污蔑了名声,不然以后要如何嫁人?”

“你姐夫是喝醉了酒,乔你也穿着月白色的衣服,他不相信将你当成了我,好在没有酿成大错,你放心,这宅子里不会有流言蜚语出去的,今日送你回家,以后时间长了大家也就忘记今日的事儿了。”

微凉说完虚弱的看向安鸣:“大少爷,你说呢?”

安鸣当时又是醉酒又是春药的,他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也记不清楚,就此时就仿佛丈夫做错了事,让正室夫人出来善后一样,安鸣冷着声音对微凉点头:“本来就没什么事,我以为那是你,昨日让二小姐受到惊吓,实在抱歉,但是请二小姐放心,二小姐出嫁的时候我一定送上一份丰厚的嫁妆。”

任君茹一下子就怔住了,她原本哭的梨花带雨的很有美感,但是听了安鸣的话,这次真的难过的哭出了声:“姐夫!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吗?”

马鞍山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青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白癜风医院阜阳哪家好
广西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淄博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